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黃少天x你】200點文。

目錄

 @叽叽叽_左抱烦烦右揽枪王 黃少天,刀劍亂舞paro

八成忘記跟我點過文,不過沒關係,我寫的很開心(๑ơ ₃ ơ)♥


私設:

刀劍種類分為24種武器。並各細分銀武、橙裝、紫裝...等等。

未告白,你為審神者,性格較冷。



在五花八門的武器中,冰雨是陪伴你最久的。


這把機動性極高的光劍青年刷地圖時帶回手杖--滅神的詛咒、重劍--焰影。還替你鍛出每個審神者夢想中最稀有的千機傘。

「你好,我是千機傘,先問一句啊你這兒有吞日嗎?有的話就算烈焰紅拳在這我也沒有問題。」

身後一把艷紅大傘、手持煙管的男人漫不經心地說。


「你好,有未成年武器時請將煙管收起來。冰雨,帶他去見吞日。」

千機傘目送身著西裝的女人離開鍛刀房,轉頭看向冰雨:

「冰雨大大,怎麼有人面對我這麼淡定?」

「你以為你多帥呀?主人的審美可沒這麼差。」

兩位銀武你一句我一言的往吞日的房間去。

千機傘算是知道了,主人是軍人出身,做事一絲不苟,是個稱職的審神者。但可惜個性淡漠,和所有武器都不是非常親近。

但千機傘卻覺得某人是例外。



「主人你看你看!我把誰帶回來!」

渾身是傷的冰雨興高采烈的拎著戰利品,後面是同樣大傷小傷一身的銀武們。這次銀武們好不容易打通新副本,就撿回了榮耀中顏值第一的荒火碎霜,男人面容俊逸,讓人忍不住驚呼連連。

「辛苦你們了,先去手入吧,全身都是傷的。」

她卻沒像一般人興奮的撲上去,而是拉著冰雨讓大家趕緊去治療。

手入室裡,冰雨不斷說著這次出征如何,主人這段時間又做了些什麼云云,而女子簡單的回應,手上包紮沒停。

一旁給吞日包紮的千機傘將這些都看在眼裡。



「主人,你真該試試,每次都是那身軍裝多無趣呀。」

冰雨展示手中女款中國改良服飾說道,千機傘還能看出那服裝和冰雨身上是同個款式。

「別胡鬧,又不是去玩。」

主人邊說邊套上外套,見狀冰雨放下新衣,上前替主人扣上雙排扣與徽章,打上領帶並撫平披風皺褶才做最後整理,整套動作行雲流水。

一切準備完畢,主人就與作為近侍的冰雨前往總部開會。


「千機傘,在想什麼呢?」

手炮吞日是少見的女性武器,她與千機傘感情最好。

「主人的近侍一直是冰雨?」千機傘憑剛進來到現在的一段時間的印象問。

「一直都是呀,畢竟主人雖然不嚴厲,但相處起來也不太輕鬆,剛開始是冰雨自告奮勇,後來就成了慣例。」


吞日想想,又補充:

「我和火舞流炎也想做近侍,不過在冰雨交代我們注意事項後,我們都放棄了。」

「喔?」連以執著著稱的火舞流炎都會放棄?

「因為冰雨交代我們的事項足足有現世的字典這麼厚。」

「...。」

千機傘吐口煙圈,將這事放在心底。




「主人起床要先一杯咖啡,現磨不加糖不加奶,在主人用早餐時報告待處理事項。洗漱後要服侍更衣,但只要幫主人穿外套、貼身衣物你別亂碰!領帶一定要正,徽章順序別搞錯,披風不能有皺褶,擦亮鞋子。開會時站在主人斜後方一米處......」

千機傘忍住把煙管往冰雨臉上招呼的想法。


從總部開會結束後,因為得知獲得稀有的千機傘,為了讓部分審神者能更徹底了解武器們,總部讓主人帶著千機傘再前往一次。

每次到總部來回至少要三天,這次冰雨不能跟,只好把近侍的重責大任交給千機傘。


「更衣主人自己就能做好了吧...。」

「你懂什麼?我沒讓你給主人梳頭已經是最大極限了。身為妖刀的主人出門一定得夠氣派,在其他審神者面前肯定要更威風!」

冰雨正整理衣物行李,把咖啡豆罐放進去念叨著。


「你還真重視主人。」

「那當然,手把手的把我從Lv1拉到Lv99,又對我這麼好,當然重視她。」

整理行李的光劍理所當然地回答。

「冰雨,你喜歡主人?」千機傘看到原本麻利收拾的冰雨捏緊咖啡罐。


「說啥呢。」

「不讓大家親近主人、除了出征外從不離開主人...?」

抽走變形的咖啡豆罐,拿個新的遞給對方。冰雨皺眉半晌,放棄似的拍開千機傘的手:

「...你拿的是即溶咖啡,主人喝的是藍色包裝。」

「喔。」


接過罐子把它塞入行李箱,冰雨不發一語的整理,衣物被小心摺疊好,物件整齊地擺放。千機傘叼著菸管看人整理。

直到吞日過來提醒出發時間,冰雨才闔上行李箱,並給千機傘一本略有厚度的冊子,封面標註『近侍注意事項』。

「...。」

千機傘很想失手將煙灰倒在冊子上,不過還是收進口袋。


「關於你說的...我是很喜歡主人。」

冰雨低聲承認,接著說:「不過你別告訴主人,她是不會去接受別人感情的人,或許這跟她曾經是軍人有關...總之!你別和主人說些有的沒的,我只想做好她的武器、她的護衛。」

冰雨說完,把行李甩給千機傘後就跑出房間了。


房間外吞日先是看到冰雨,後才看到千機傘慢悠悠的跟出來,疑惑:「冰雨怎麼啦?」

「別理他,那傢伙在戰場上的偵察能力在主人身邊完全是零。」

明明是一直站在離主人最近的地方,擁有優秀觀察力的機會主義武器卻完全沒有發現。

允許他成為唯一的近侍,接受他幫忙更衣,冰雨出征歸來即使是到半夜,仍然會等待。

「不如讓哥來試試...人類怎麼說的...月老?」

白煙嬝嬝,千機傘看著不遠處撞見主人、裝作鎮定的冰雨,笑得詭異。





+++

差點忘記怎麼發文orz

依舊緩慢更新(現在已還點文為優先

希望喜歡~



评论(5)
热度(38)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