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周澤楷x你】200點文。

目錄

 @南允西V 【男神】周澤楷,單箭頭癡漢梗

大學Paro。



01.

午後的圖書館十分適合閱讀。

粉色耳機播放的輕快節奏陪伴此刻的悠閒。

閱讀告一段落,起身越過層層書櫃將書放回原位,再回到位子時卻發現自己的造型書籤不見蹤影。

確認座位四周都沒有後,只好可惜的離開圖書館。



02.

隔天,剛進教室就看到最後排的青年朝自己微笑:「早。」

「早安。」

替你佔位的是周澤楷,人高臉帥,挺受人歡迎。

把兩杯飲料放在桌上:「熱的是我的。」

周澤楷點點頭,趁你從包裏掏東西時從袋子取出飲料,並貼心插上吸管。



03.

趁下課和朋友聊天,不一會兒肩膀被人輕敲兩下,轉頭,是周澤楷。

「有問題想問。」

於是你回到位子,並針對周澤楷剛上課的問題做解答。不過他似乎有些不專心,呼喚好幾聲才回神:「有聽懂嗎?」

他不好意思的笑:「沒聽到,再說一次。」



04.

放學後他陪你走到公車站,見天色陰暗,將傘塞到周澤楷手裡:「快下雨了,你快回去吧。」

周澤楷點點頭,卻一副欲言又止。你主動詢問。

「明天假日,一起吃飯?」

「好呀。」

隔著白濛濛的車窗,跟撐起粉色雨傘的他揮手道別。



05.

叮!

離開被窩的手找到叮叮響的手機,半瞇著眼查看訊息。

『下來』『下來』『下來』『下來』『下來』『下來』『下來』『下來』

鈴聲不斷讓你清醒過來,是周澤楷。

看看時間,是午夜,抱著疑惑撥了電話。

「喂?周澤楷?」

「下來...。」電話那端聲音黏膩而模糊。

「你喝醉了?」

「想見你...我、嗚...想見你,我想看你,讓我看看你...我在樓下。」


這時你聽到外頭聲響心中一驚,趕緊走出房間,用最快的速度下樓、走出公寓。

周澤楷坐在門口台階抬眼看你,竟是淚流滿面,蹲下身查看時也聞到對方渾身酒氣。用袖子給他擦淚:「大半夜坐在這哭啥呢?」

「想你...想看到、就來了。」

因酒醉而斷斷續續的話語,能感覺他雙眼即使失焦,仍然直勾勾盯著你。

「明天上課也看的到呀。」酒醉的人沒有邏輯,只能順著他的話說。


「不夠,每天、每天都想見...想看...想碰,想抱你...親你。」

晃著腦袋吐出語句,你想這人真醉得不輕:「這算哪門子告白?」

「告白...不喜歡?」

「要告白就得清醒一點呀--嗯?」

說著就見周澤楷腦袋一點一點,越來越低,最後靠上你肩膀不再動了。


「...睡著了?」




01.

「我愛你。」

指尖觸碰她的唇,周澤楷不斷重複心底那句話。

「你呢?」

唇角翹起,她張口--


睜開眼,周澤楷真想讓夢繼續下去,不過回想夢裡內容,他笑的甜蜜。

手機盡責的在早晨響起,被打斷美夢的槍王滑掉鬧鈴。

他對著螢幕上微笑的她道:「早安。」



02.

在周澤楷房間有一些不屬於男性陽剛的物品。

比如可愛動物吊飾、造型書籤、髮飾、粉色的唇膏與耳機...等等。也有不名所以的東西,好比抽屜盒子裡躺著的許多吸管。

周澤楷出門前會聞聞那瓶女性香水,並與床頭那些照片一一道別。

不難注意到,照片主角都沒看鏡頭,少部分看鏡頭的照片都被剪刀細心修過,只留主角一人。



03.

循著和照片主角一模一樣的課表,周澤楷在教室最後一排落坐。

這間教室桌椅是兩人坐,所以周澤楷特別喜歡這節課。

有人進教室他就會從手機照片中抬頭,發現不是自己所等的人,他只和那些人點頭打招呼。

直到她出現,周澤楷就會收起手機和她微笑。



04.

上課期間,若她暫時離開教室,兩支同色的吸管就會被悄悄換過來,從來沒被人發現。

周澤楷總是很用心地品嘗那杯飲料。


下課時,目不轉睛地看她和人聊天。直到有個男生因想聽八卦而靠近,周澤楷才走過去打斷那群人的對話--雖然那些問題的答案周澤楷都知道。


握著微熱的傘柄,像握著她的手。

想想明天的約會,與手上的傘,周澤楷揚起微笑。假日兩人去看新上映的電影、吃飯,雖然依舊沒向她告白,但周澤楷很滿足。



05.

被室友兼損友的孫翔等人拉出去唱歌喝了些酒,周澤楷和他們說了自己暗戀的事,被一群醉鬼慫恿去告白。於是腦袋因酒精而渾沌的周澤楷來到她家樓下,拿著結束通話的手機眼眶泛熱。

自己是這麼的愛她,如果之後她和自己再也不往來,那他怎麼辦?

待聽到聲音、看到她的人時,周澤楷忍不住哭出來,對方卻不嫌棄,一邊低聲關心一邊給自己擦淚。

酒精麻痺舌頭,周澤楷用奇怪的鼻音說話,想到什麼說什麼,但越說眼皮也越重--聞著一股香味,祈禱今晚還能做好夢。



06.

隔天,周澤楷在自己房間醒來,並用宿醉發疼、卻相當清醒的腦袋想起自己的醉話,再加上把自己搬回家的江波濤等人證詞,確定自己告白內容荒唐非常地當下完全不想面對。

不過她作為當事人之一,倒是一大早就跑到周澤楷家來,把江波濤他們趕出房間,留周澤楷和她待在房間長達半小時後--


甩門匆匆離開、一臉通紅的她,與被留在房裡、揚著笑容的周澤楷說明了一切。

後來周澤楷有藍色書籤,她有粉色書籤。

耳機仍然只有一個粉色的,不過左邊在她的右耳,右邊在周澤楷的左耳。



+++

抱歉久等了喔~

希望喜歡~


评论(4)
热度(81)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