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葉修x你】養個兒子(三)。

目錄



11.

「又加班?」

「嗯。」

同事拍拍你的肩後就離開公司,大家早已見怪不怪。

自從葉修離家出走後,這幾年你成了加班狂人。有人問起,就會得到:「想拚個事業。」這般回答。

直到手機顯示已過午夜,才拖著僵硬的身子回家。


洗個澡、煮碗麵,習慣性地又坐在電腦前,榮耀的開啟介面亮起。

穿著一身60級的橘色裝備例行性的清掉日常任務,下線關機,最後打開電視直到睡著。


每一天都變得如此規律、安靜與無聊。



12.

醒來時被子滑落,睡沙發讓人肌肉僵硬。

換衣服時發現那件白毛衣,當年落在洗衣籃裡,是他忘記帶走的。你沉默一下,乾脆換上。

「不知道他現在長多高了?」

當年少年正值成長期,過去十年早已轉變為成人。

許多情緒化為輕輕地嘆息。


比起那個人的品味,這件毛衣果然還是被自己穿比較帥。



13.

「逆子!畜牲!不孝子!大逆不道!關門放狗!」

一手拿酒、一手拿著麥克風嘶吼,幾杯下肚腦子一熱的你含糊不清的唱歌,跟隨節奏發洩。

一曲結束,朋友又往手上塞瓶啤酒,拍拍肩膀安慰:

「別生氣,兒子離家出走總會哭著跑回家的。」

「老子才不是他爸!那小子是我弟!」


鼻子一酸,用想吐為藉口躲進廁所,你用力揉眼睛。

「離家出走十年,還會回來嗎......。」



14.

在朋友的目送下歪七扭八的回到家,指著葉修專用的電腦:「這麼多年......有種給我用爬的回來!臭小子!一回來老子就跟你上床!跟你告白!憋十年了都......管你願不願意!」

因為酒精渾身發燙索性坐到地板上,凍的你一抖。


「好好地喝什麼酒?還坐地上?」

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在頭上響起,你迷迷糊糊的被扶起來,頭歪過去視線一轉,你看到那個人的長相。男人看起來比你小點,有黑眼圈,但挺帥。重點是,他長得像葉修。


「別碰我!臭逆子!」

長得像葉修的都是敵人!這樣想著,你推拒男人的懷抱,掙扎想遠離他。

「這麼多年,你的語文能力還是這麼差......聽話,把這身酒味洗掉,喂喂別脫衣服!」

「我熱!我要脫!」


「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

男人把你扛起,頭下腳上讓人很不舒服,你不斷掙扎,卻被扔到床上。正想起身,那人卻壓到你身上。

「大逆不道!想幹嘛......唔嗯、滾開......。」

柔軟的東西堵住你的嘴,是帶點苦的煙味,不好吃。


「做點大逆不道的事呀,爸爸。」



15.

今天的早晨沒有肌肉痠痛,但某處卻有不可言喻的痠疼。頭昏腦脹的你想起床找東西解宿醉,卻被拉回被窩,你看到一雙手。

「去哪?」

身後冒出聲音,一個男人重新把被單拉回你身上問。

「你、你、幹了什麼?」

「你呀。」

「......滾!你滾開!現在才知道回來!這幾年都浪哪去了!不孝子!你不要碰我--疼!」

腰部一酸,你又軟回床上,那人作勢要把你摟回去,被一手拍開:「不要臉的傢伙不准碰我!」


男人貌似無奈地抹抹臉,才開口:「對不起,下次不敢了。」

「鬼才信!」

「真的,不會再走了。」他信誓旦旦的說。

「......真的?」

「發誓,如果我走掉的話,給你打一套橘裝?」

「滾蛋!」你接著說:「我不要裝備,你再跑掉我打斷你的腿!還有......。」


「歡迎回家。」

「嗯,我回來了。」




+++

我好想寫肉orz

但也只是想想........

嗯,倉促結束,但該交代的都交代了。

因為還有很多細節想說,可能有番外。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我是寫得很高興~~



评论(3)
热度(38)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