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喬一帆x你】200點文。

 @苏生_中考神隐中 【男神】喬一帆,花吐症。

花吐症的戲份有點少

又靦腆又害羞的小喬真的好可愛喔嗚嗚...



明天就是冠軍賽,喬一帆在睡前做著心理準備,他相當緊張,不斷的深呼吸提醒自己必須放輕鬆。

叩叩!

開門進來的是公會部門的員工,個性溫和,和喬一帆因為同用陣鬼職業而不錯的交情。但不知道為什麼,喬一帆看到她反而更加緊張。


「有樣東西給你。」

喬一帆走到門口,接過她遞的東西,竟是一寸灰造型的小掛飾,迷你的一寸灰手上除了刀,還拿著一個小巧的冠軍獎盃。

「希望你喜歡......明天要加油,你一定會是冠軍,我會在觀眾席替你加油。」說完她靦腆的笑笑,才在陳果的呼喚下匆匆離開。

她用"你",而非"你們"。意識到這點的喬一帆竟像吃了定心丸,原本怦怦跳的心臟安靜下來,一股信心溢滿心中。

--距離喬一帆告白,還有七天又十九個小時。



興欣的記者會一結束,穿過層層粉絲好不容易回到上林苑,喬一帆就收到一個熱烈的擁抱。懷中身軀柔軟、她的頭髮又軟又香,蹭過喬一帆的頸部,感覺像是擦過心口,癢癢的、卻很舒服。


「你贏了!一帆!」

因為激動的情緒而雙臉微紅的她喜悅非常,這讓因得了冠軍而有些不真實感的喬一帆也被感染,再度揚起笑容回應她的擁抱:「嗯,贏了!」


被喜悅沖昏頭的兩個人在魏琛大呼小叫時才意識到不對,匆忙間分開,雖然覺得害臊,但喬一帆卻又覺得心裡有種陌生的甜。

--距離喬一帆告白,還有七天又五個小時。




慶功宴上,雖然選手不太喝酒,不過興欣後勤員工卻各各喝的痛快。她不太喝酒,卻仍被氣氛感染而喝了幾杯,雙臉微紅的說這說那。

給她夾下酒菜和點心,不留痕跡觀察她微醺的模樣,喬一帆不禁也覺得臉頰微燙,身體似乎有些燥熱。喬一帆看看手上的杯子,嗯,是果汁。


「一帆,我去外頭吹一下風。」

身為興欣乖巧模範的喬一帆,怎麼可能讓女孩子一人在夜晚的外頭亂走,於是他也跟了出去。並肩走在晚風裡,兩人之間是讓人覺得舒服的安靜。

不過喬一帆還是想和她說說話:「這個,謝謝你。」

看見自己手裡的一寸灰吊飾,她眨眨眼,勾起笑:「你喜歡就好。」


剛才喝的明明是果汁,但這醉人的微醺感是怎麼回事?

--距離喬一帆告白,還有六天又二十一個小時。




慶功宴後第三天。


喬一帆看著洗手台的粉嫩花瓣,深感不妙。

「花吐症?怎麼感染的?」安文逸關心詢問。

「嗯......我想是不久前在路上碰到別人的花瓣,那時候被感染的。」


於是作為戰隊老闆、半個監護人的陳果一知道這事,就把喬一帆拖去看大夫。「老實說,少年,有喜歡的人?」

閱歷豐富的花吐症治療老醫師如此開門見山。喬一帆當下當機三十秒,又花了三十秒重新開機。臉又紅又燙:「......有。」

「有沒有希望?」醫生又問,「咦?」

「還沒告白吧,有沒有希望?」

光承認有喜歡的人喬一帆臉都紅了,壓根沒想到會被質問這問題的他立刻成了啞巴,名為羞恥與愛戀的火焰已經要把他給煮熟了。


幸好他在喬一帆熟透前放過人。敲幾下鍵盤開了藥單:

「花吐症不好根治,我先開止咳劑給你,暫時可以化掉你喉嚨裡的花瓣。」

「好的,謝謝醫生。」接過取藥單,喬一帆沒來由覺得沮喪,醫生見狀,嘆口氣:


「我看你個性挺乖的,長的也不錯,試著告白吧,我想命中率有八成。」

八成.....回程路上,喬一帆腦中不斷循環撥放醫生亂瞎掰的機率。

--距離喬一帆告白,還有四天又三個小時。




粉絲送的祝賀奪冠花束被保養有佳的手又剝下一片花瓣。

花瓣飄落,落在一大片五顏六色中,有他剝下的、也有從他嘴裡咳出來。

「告白、不告白、告白、不告白......。」


隨著口語間的碎念,漸漸的,一束被五馬分屍的花全落進垃圾桶裡。


「老葉,你說小喬這樣......還行不行?」

「如果他真能把花全剝了,那就真的不行了。」

方銳看看客廳滿坑滿谷的花,放心的上榮耀去找某流氓PK去了。


從醫生那裏回來,喬一帆整整四天都躲著她,電腦上也避著QQ好友的提醒、榮耀上的遊戲私訊。這幾天不段思考的喬一帆簡直要走火入魔了,連花都被分屍成這副模樣,他還是很糾結。

其實,花吐症不治也無所謂,吃個藥就能止住花瓣,但喬一帆心中真正在意的,是該不該對她告白--嗯,坦白才對。


想到告白、又想到她的微笑,喬一帆手速加快,花瓣呈兩倍速、咻咻咻的落下花瓣,滿意的花香,簡直比鬼神盛宴還華麗。

喬一帆心情混亂,四天沒見過她,連句話都沒說上一句。心底一種感覺油然而生,沒被鬱悶掩蓋,反而隨著天數水漲船高--


想見她、想擁抱她、想親口訴說......自己的心意。

看著桌上擺著的一寸灰吊飾,他下定決心。


橙紅色的玫瑰花瓣落下,喬一帆豁然起身,丟下一句:「我出去一下。」人就消失了。

「嘖嘖,年輕真好啊。」葉修說。

「可不是嗎,沒戴墨鏡又沒口罩的就這麼出去,太年輕了。」

同樣觀察許久的魏琛道。

--距離喬一帆告白,還有十三分鐘。




「一帆?」

「我、我喜歡你,和我再一起好嗎?」

他說,用盡畢生所有的力氣與勇氣。


親吻間落下的白百合訴說一段甜蜜的戀情。





+++

結尾混亂對不起(掩面

希望喜歡~

以前的勤勞好像又回來了!

微小說點文也結束了~感謝大家喔~


話說,不知道有沒有人對互玩點文有興趣?0u0

最近有點想玩...算是治癒自己?意者請洽小肝肝~

评论(1)
热度(55)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