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你x張佳樂】200點文。

 @長眠於幻想 【職業】大體化妝師你♂x張佳樂。

本來想逗比...

不過好像也沒多正經(跪



01.

記得第一天工作時,你做助手在旁協助工作上的前輩,因車禍而亡的大體從冷凍櫃運出來時你只是默默的工作,但一結束你就立刻衝出去大吐特吐。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每每做完工作,你的手總是特別冰冷。


「你怎麼有這麼多化妝品?喔!我喜歡這牌子。」

「我工作用的,別碰。」

「你的工作?彩妝師?」

「算是。」

「那你在哪裡工作?我可以帶朋友去光顧喔!」

「我不替活人化妝。」

「哈哈!那你給誰化妝?」

「......屍體。」

不意外的,一分鐘前才剛跟你親密的女性立刻丟下手裡的東西,咒罵著離開房間,甩門!

拾起那瓶cc霜,你正準備去洗去一身那女人的香水味,這時房門又被打開:

「嘿,又被甩啦?」




02.

站在門口的是個青年,長相清秀,綁著小辮子看著清爽。你隨便找件褲子套上,扒順頭髮:「上個床而已,沒什麼甩不甩,你餓了?」


「餓死了,你要煮什麼?」

「我煮什麼你吃什麼。」

你在小廚房開始料理午餐,而張佳樂則到客廳看電視去了。

這兩房一廳的小房子原本是你和朋友一起租的,不過三個月前他因工作搬走,張佳樂就是他介紹來的。榮耀這遊戲你沒玩過多少次,所以朋友說張佳樂是那遊的大神時,你只是淡定的點頭應聲。

聽說張佳樂原本是住在俱樂部的宿舍,不過他退役了自然得出來住,提到退役你朋友總是一臉惋惜,不過你並沒有追問。

不過說是退役,你每天下班後還是可以看到他在電腦前玩得不亦樂乎,要你喊吃飯才願意停止。

你做為一個會打掃會煮飯的男性室友本應該是非常炙手可熱的,不過因為你工作的關係,和女性的關係基本上只有一夜。




03.

捧著湯麵,有些索然無味,一夜過後你的手再度感到冰冷,連冒熱氣的湯碗都無法讓雙手溫暖。你曾去看過醫生,醫生說這是心理因素,吃了藥也沒用。

於是你只好向他人汲取溫暖,每當工作結束感到雙手寒冷,便會有女子爬上你的床,給予你僅一夜的溫暖。




04.

看著面前吃相美味的張佳樂,你心生羨慕。


「你不吃阿?」注意到你的眼神,他問。

「沒事。」答非所問,不過還是低頭開始吸麵條。


吃飽飯,張佳樂注意到你互相搓揉的手:

「很冷?」

「......。」不知該如何解釋,你的手就被張佳樂拽去,他抓著你的手掌開始又揉又按,一邊說:

「我給你揉會兒吧,揉一揉之後應該會比較舒服,你的手不會冷阿,就是有點僵硬,嗯這麼看你手還比我大點......。」


楞楞的看他對你的手揉揉捏捏,手法熟練、力道適中,原本僵硬的肌肉被按壓過後流出一絲輕柔暖意,蔓延至整個手掌,舒適的醉人。

「好舒服......。」久違的暖意讓你不禁這樣道。

「沒事就要這樣揉一揉,手部肌肉才可以放鬆,不然久了累積太多疲勞那就不好了。」

張佳樂解釋,也替你另隻手也按摩一遍。




05.

直到晚上你工作結束後都還有幾絲餘溫。

太陽初升你才回到家,一進門就看到捧著泡麵碗的張佳樂。

「別吃泡麵,我買了早餐。」

張佳樂果斷拋棄吃兩口的泡麵,接過袋子把一份份早餐拿出來,剛要開動時,他手上的油條就被人搶走了。

「幹嘛?」

「昨天你給我按的,再一次。」

「阿?」

看著你手上的人質油條,張佳樂擺擺手:「行行行,吃飽就給你按,每天都給你按總行了吧。」

禍從口出,於是你們多了每天做手操的慣例,張佳樂倒也無所謂,畢竟打掃主菜洗衣都是你在做,他給你揉幾下倒是賺了。




06.

你走到事務所大廳就看到張佳樂,接過他手中的袋子不忘道謝。

「我說你都三天沒回家了,這算不算工作超時阿?」張佳樂看到你的模樣不禁皺眉。

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黑眼圈、鬍渣和沒好好梳理的頭髮。你扒扒頭髮:「老闆有給加薪,別擔心。」


三天前突然一起連環事故,事務所接到許多需要處理的大體,而你和一群前輩們也忙碌好多天,換洗衣物都沒了,你只好麻煩張佳樂替你送來衣服和需要的工具。




07.

清點袋裡的物件數,一旁張佳樂看不下去似的給你扒理頭髮:「嘖嘖,原本長的不錯的人搞成這副模樣,之前的女人都會嚇跑吧。」

「......給我按按手吧。」伸出感覺冰涼刺骨的手,你說。

張佳樂也沒抱怨,就是開始給你揉:

「忙那麼多天,手很酸吧?」你搖搖頭:

「不酸,只是感覺很冷。」

「冷?你的手明明是熱的。」張佳樂抬眉望你,手上動作未停。

「你按就是了。」手掌泛起暖意,讓你的疲累一下湧出,你懶懶地讓張佳樂繼續。




08.

你驚醒時手上仍然被一下一下的揉捏,張開眼和身邊的張佳樂對上眼:「你只睡30分鐘,別緊張。」

「......我大概再忙兩天就回去了。」有點難為情,你抹把臉轉移話題。

「知道了,你趕緊回來,我泡麵快吃膩了。」

拍拍你暖暖的手,張佳樂笑道。或許是還沒清醒過來、又或是一時錯亂,他笑盈盈的模樣在你眼裡竟有種說不出的吸引力。所以你才會低頭--

給他一個吻。




09.

「小子,專心點!」拳頭撞擊後腦勺,你才發覺唇妝差點要畫出範圍,趕緊回神。而前輩則瞪了你一眼作警告又繼續忙自己的。

低頭繼續工作,你的心思已不在工作上,想到自己竟然親完就逃,實在窩囊......或許回去之後,要找新房子住了。


沮喪的你又看看自己包裹手套的手,以前在低溫的工作環境總是感覺寒冷刺骨,現在卻泛著暖呼呼的感覺。

你嘗試給自己按摩過,沒效果。但今天給張佳樂按過,卻是這麼的溫暖......。

好想趕緊把工作結束讓他按按手、好想做菜為這些天吃泡麵的他補一補、好想看他玩遊戲時專心的模樣、好想......好想抱抱他。

突然的念頭讓人錯愕。




10.

你站在家門口,結束工作的疲勞讓人恨不得撲到床上好好睡一覺,但你卻站在門口不敢進去。一直以來只抱過女人的你突然起了想抱男人的念頭......你思考了兩天還是只得出一個結論。


--你喜歡張佳樂。


煩惱的抓抓頭,第一次覺得回家這麼困難,不如載回事務所睡吧?


「你在幹嘛?」正當你在煩惱,張佳樂忽然出現在眼前,他開著門一臉疑惑,手上拿著錢包。

「你要出門?」

「嗯,買午餐。」

「別去買了,我來煮。」

「......。」


捧著碗,看著面前吃相依舊美味的張佳樂,你又心生羨慕。

莫非張佳樂對那天的親吻都沒感覺?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煩惱嗎?還是他打算當沒這回事?納自己還要不要表白?


碰!


當你糾結萬分時,張佳樂把碗用力地放在桌上,力道之大,你嚇得回神看向他,發現他正瞪著你。


「張、張佳樂?」你小心翼翼地開口,張佳樂眼神卻更兇。

「你這傢伙要說就說,不要一直看我,看的人都沒胃口了。」

張佳樂眼神之兇,你愣了半晌趕緊放下碗:「那我說,說完你如果要我搬走......我會搬出去的。」

不等張佳樂說話,你鼓起勇氣握住他保養有佳的那雙手:

「我喜歡你!」




11.

後來你真的搬出那間房子。


「喂你這些東西放哪?」他把你的工具箱扔到一邊問。

「那些好貴的!」你心疼的飛撲接住工具箱。

「呦!這麼寶貝?那就不需要我了?讓他們給你搬東西!」

「佳樂別生氣,我等會兒給你揉腰,你坐著我來搬就好。」


你搬到一間新房子,和你的室友兼愛人。






+++

母親節更這個行嗎?

大體化妝師的特色沒有多寫覺得可惜orz

希望長眠不要介意( ´•̥ו̥` )


手冰冰的想法來自找資料時的看到許多大體化妝師的經驗後想到的。

不覺得很帶感嗎(ˊwˋ*)


不過意♂淫一下樂樂的手也不錯....

我甚至覺得all樂感覺萌萌的~ლ(・´ェ`・ლ)

或許我該寫些cp類的東西?

嗯一切都要從肉開始!(不你






评论(5)
热度(58)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