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周澤楷x你】戰無不勝。

目錄

*記個腦洞

*以後可能有後續

*古中國paro



傳聞,太子周澤楷有位護衛。為護國公長孫,能文能武,聰明過人。

傳聞,主僕可謂是形影不離,白日武場陪練、夜裡挑燈陪讀,感情之好。

傳聞,當年蠻族入侵,太子領兵討伐,其護衛於前線為國退敵,之後更打下大片江山。

傳聞,新帝登基不久,傳出護國府與皇后勾結。隔日,新帝下旨,護國府與皇后家族,滿門抄斬。




護國府公子的你初次來到皇宮,遇到這位個性靦腆的俊美太子時,本來作為護衛的不滿全消失了。你遵照祖父之命,來到宮裡作小太子的護衛。

「見過太子。」

「是誰?」

「回太子,小的是護國公長孫,來作太子的貼身侍衛。」

比你稍矮的年幼太子眨著黑潤潤的眼睛:「陪我玩?」

「太子,小的是侍衛。」

「不能陪我玩?」

「......恕小的僭越,太子想玩什麼?」


不管是前朝、後宮,親子之情在皇位前都顯淡薄,太子生母在幾年前過世,現為一位寵妃擔任周澤楷母親,不過也只是偶爾來問功課。畢竟她還有個親兒子要來和周澤楷爭太子之位呢。

你總擔心靦腆寡言的太子會在這皇宮裡遭人算計。於是你督促太子,史書經綸、武學功夫,務必樣樣俱全。


這麼過了數載,跟在周澤楷身邊,聽聞國界頻頻被蠻族騷擾,皇上以累積經驗為由,派周澤楷去驅離蠻族,你自然隨侍在側。

知國界嚴寒,特地為周澤楷尋來鳳羽織成的軟披風,替他繫上:「太子,若覺不適請告知臣。」

「好。」他微笑,笑的人心裡泛暖。


畢竟是太子,自然不必親自上陣,周澤楷佈置陣行,軍師稍作修正。而你,在周澤楷不同意的眼神中自請上戰場。

「不許去。」周澤楷不顧他人眼神,緊緊捉住你的披風。

「殿下,臣必須上戰場,不然日後如何輔佐您?」

「......。」無語片刻,你的太子鬆開手,任你騎上戰馬。

--殊不知,這一鬆手,也任你離去。


驅退蠻族之爭大勝,爾後大大小小戰場總能見到在帳圍前等待的周澤楷,與在前線揮舞刀劍廝殺的你。



新帝登基,你也被命為護國武將,在許多人欽羨的目光中,你卻注意到那些對新帝的不善眼神。

新帝年輕,老臣不服是自然,而新皇后家族勢力不小,你沒在周澤楷面前多言。而是讓自己的護國府來解決這兩件事。

老臣由作為護國公的祖父來套近關係,你身為皇帝的貼身武將與皇后經常接觸實在自然,而你也積極往外征戰,有意無意的,你正與周澤楷越來越疏離。

周澤楷察覺不對卻隱忍,因為他相信你,而你正是利用他的相信,來放任自己。




直到周澤楷身邊的貼身文武官替換為江宰相與孫將軍時,周澤楷忍不下去了。他好不容易等到你再度凱旋那夜,在御書房緊緊揪著你沾滿灰塵的披風。

「陛下,臣這身髒亂,容臣先更衣在晉見可好?」

「不好。」周澤楷站在你面前,一臉茫然。你看到桌上成堆奏摺,拿起幾本翻看,微笑:


「護國大將軍近日囂張跋扈,恐有功高蓋主之嫌......護國大將軍出入皇后寢殿過於頻繁......護國府與老宰相有勾結之嫌......陛下,奏摺都看過了嗎?為何尚不批准?」隨手扔回去,你和周澤楷問,口氣一如往常的親暱。

「你不是這樣的人。」周澤楷口氣堅定。

你嘆口氣,終是無法鐵下心、放下他阿......。


「但臣必須成為這樣的人。」你揉搓他掉出髮冠的髮絲,就如以前那般。

「陛下在朝中根基尚不穩,新舊奸臣聯合皇后家族想反叛是遲早之事,到時國土必血流成河、百姓無家可居,而陛下必定......所以,您必須提早除去隱患。」

沒說明白,但你知道你聰明的小皇帝已經懂了。

--用我征戰四方打下的江山、我的家族、我的名聲、我的生命,來護你周全。


「我不需要!這想法太瘋狂了!」

周澤楷難得的失控,他一向寡言淡然。你笑:

「陛下,多年前臣被命作護國將軍時的誓言,您還記得嗎?」

聞言,周澤楷愣住了,手卻仍捉著你的披風。

你道出當年誓言,聲輕如羽,周澤楷卻覺如寒風刺骨。他揪緊手中沾染塵灰的披風,片刻,卻似無力般滑下。


「謝陛下允許。」

接受周澤楷讓人窒息的擁抱,安撫的拍拍不知何時已然長寬的背脊,心中寬慰。你們擁抱至天明,在雞鳴破曉那刻,周澤楷斷然鬆開手,任由你離去。

--這一鬆手,再度任你離去,直至天荒。


隔日,新帝下一旨,內容讓文武百官震驚。

護國大將軍與皇后私通,兩家族於前朝后宮,內外勾結、官官相護,罪無可赦。護國府與皇后家族,滿門抄斬,誅九族。

當日罪臣及其家屬來不及等至秋後決,直接行立決。刑台上情景被形容為血流成河一點都不誇張。而新帝之雷厲風行也讓朝廷百官對其之威嚴深感臣服。


當晚在御書房,周澤楷獨自一人望著面前擺在架上的利劍,那人屍首被他祕密埋葬在某處,但卻沒有半點安慰之心。

想起他說的話,周澤楷雙眼充滿悲慟,亦出現決絕。既然他以生命護自己周全,那麼自己,必要守住他為自己打下的這片江山與皇位。

隱約間,周澤楷似乎還能聽到他在耳邊說的誓言。



「臣若要戰,必會戰無不勝。

為你而戰,我會戰勝天下。」




+++

這是很久以前想到的故事,

誰攻誰受不重要,只是想把一段故事寫下來。

恩希望大家喜歡。






评论(10)
热度(65)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