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ALL你♂】鄰居弟弟們想吃掉我怎麼辦?(36~40)



36.

吃完饭,国中组读书时间到了。

贴心的母亲还在书房添置长桌,好让他们读书。

虽然你已是大学生,但为了教他们功课,国中课程内容都未还给老师,如此多年你俨然成了他们的专属家教。


你以后一定会是位很好的安亲班老师,荣耀小区的父母们总是这样想。




37.

在喻文州身边教他解题,旁边的黄少天则碎念着英文单字,两个国三生压力不小,但你对他们很有信心。

喻文州成绩很好,他父母曾经提议让他去国外留学,你得知他拒绝时心里惊讶,在他父母暗中拜托下,你试着说服他。




38.

记得那时在荣耀大学的图书馆,喻文州听完你的话,只道:

「小哥哥,你认为呢?」

「你的成绩很好,如果去国外可以学到很多,你父母认为这样对你--」

「小哥哥,我问的是你。」

喻文州打断你的话,向来乖巧温和的喻文州第一次贸然打断你的话,他眼里情绪不再淡然,充满执着。

张张嘴却又阖起,不知该如何回答。


要说喻文州是你带大这种话一点都不夸张,喻家父母性情都属淡薄。个性温顺的他从小与你相处,这才比他的父母多了分温度。


这样的孩子突然要去留学,说实话你自然舍不得,但若能对喻文州有帮助,你还是希望他同意。

「我......希望你去。」嗓音微哑。


喻文州看着你没说话,平时温柔如水的眼睛黯淡下来,眨眨眼回复明亮,却失了温度。

少年肩膀看起来极度僵硬,绷着拳头与肌肉像在忍耐什么:

「既然小哥哥希望,我就去。」




39.

那晚你从电话中得知喻文州答应父母的要求。

然后,接下来一个礼拜你没再见过喻文州,黄少天只和你解释他在辩论社准备比赛,所以这阵子不会出现。

--拙劣的谎言,谁不知道喻文州与黄少天总喜欢在你家一起准备辩论比赛的资料。


你那几天恹恹的很没精神,其他人理所当然注意到并闭口不提。但当你第十五次泡了没人喝的红茶,叶修果断咬碎嘴里的糖提着企图反抗的黄少天衣领一齐出门了,不多时,两人就压着一个狼狈的少年回来。

喻文州手里还捏着一叠资料,被人拽着的手臂好不容易被松开,他表情依旧僵硬。


「没说明白不放你们出去,但文州你如果乱来,小心我放狗咬你。」

说到最后一句不忘指向黄少天,叶修甩门落锁,将黄少天的叽哩瓜拉挡在门外。




40.

「文州......要喝红茶吗?」

捧着多泡的红茶,你试图打破尴尬。

「哥哥也开始喝红茶了吗?」

喻文州放下手上的资料,坐到你身边问。

对于饮品,他们各有各的爱好,只有喻文州才喝这种略涩的手泡红茶。你无措的放下茶壶,模模糊糊的应了声。


「听你父母说......你答应了。」

喻文州拿瓷杯的动作一僵,后又将杯子放下:「因为是小哥哥希望的。」


然后喻文州没再开口,手指摩娑着杯缘,你感觉到他视线锐利,特别灼热、扎人。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断在思考如何打破尴尬,并试图理解喻文州如此疏离你的原因。


--直到他再度开口:「国中毕业后,他们想把我送到英国读书,直到大学。」

你一惊:「要这么久?」

抬头撞上喻文州的视线,你愣了。因为喻文州的眼直直地看着你,像是要把你印在他眼里一样。幽幽的嗓音:「哥哥,真的想要我去吗?」

眼里满是压抑,你不知道喻文州在压抑什么,但你察觉到他难过的情绪。咬咬牙:「你如果不喜欢,就别去了。」

顿几秒,又补充:

「英国......太远了,我不放心。」


语毕,你看到喻文州勾起微笑,这么说男生可能有点奇怪--满足而安慰,温柔如水的笑容。


像是松一口气的喻文州软下僵硬的身子,摊在你身上,慵懒却不失礼,你感觉到他软软的头发蹭过你的脖子,双手虚虚的环抱你的腰:


「我也不放心哥哥一个人,而且不喝哥哥泡的红茶,我会静不下心的。」






+++

蘇力不足orz

喔小小的文州州好可愛想摸...(ˊ艸ˋ*)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滿是肉肉肉( º﹃º )


肚子好餓...求投餵_(┐「﹃゚。)_

恩我還是先去出門吃飯吧_(┐「ε:)_


评论(7)
热度(52)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