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江波濤x你】百粉點文。

 @薄凉、若水

【男神】從見面開始一點一點被拐走最後被心臟逼著告白。

抱歉讓你等這麼久இдஇ

智商不足的我寫九點水的心髒可能不太到位,請寬宏大量(跪

感謝你給的許多小紅心麼麼哒~

下篇文州州請稍等~





午後微光透過玻璃落在你身上,斜躺在圓形的展示台上打著瞌睡,面前是一群坐在畫布前的人體素描課學生。服裝設計專長的你常到美術學院當模特。

懶洋洋的躺著,陽光照得你暖暖的昏昏欲睡,你忍不住閉上眼睛,將自己的意識交給夢境。

「學姊,起床囉。」朦朧中被輕柔的推幾下,睜開眼就是一個溫文儒雅的笑容。

「小江......結束了?」

「是,老師讓我收拾完再叫醒你。」

拿著畫板,江波濤回答。他是比你小一歲的一年級生,很得許多老師教授喜歡。當然,也有相當的人緣。記得是在某天在素描教室的專用躺椅上午睡,被一陣碰撞聲吵醒,醒來看到一個大男孩和一堆碰倒的畫架跌在地上,模樣狼狽。那時你只是坐起身,很沒良心的勾起微笑:

「呵呵,沒事吧。」

作為該堂課的模特你才與江波濤相熟,比起有些散漫的你,他相當細心。

「學姊,天冷外套別忘了。」將外套披到你身上,他提醒。

「嗯,謝謝。」

看著他鎖上門,你和江波濤會一起走到停車場才會分別,準備搭公車去打工的你這才注意到時間晚了,匆忙的和江波濤道別準備離開。不料他卻叫住你,並從摩托車拿出另頂安全帽:

「學姊,我載你去吧。」

「沒關係的。」

「是我收拾太慢,我的疏忽,讓我載你做補償吧。」

你猶豫了一下,看著江波濤溫和的微笑,決定伸手接過安全帽,跨上他的摩托車。沒想到經過那次之後,只要時間太晚或是你偶爾犯懶,江波濤都主動載你,你也樂意的坐上他的車。


某次素描課的休息時間,江波濤拉著你到門外:

「我想參加一場繪畫競賽,比賽模特想找學姊,可以嗎?」

「我?為什麼?」

「從開學以來最熟悉的模特就是學姊你,而且我們的時間最能配合得來,要是你不介意的話,當我的模特好嗎?」

你想想覺得沒什麼問題,就答應了。江波濤又問:

「學姊,請問你有白色蕾絲的裙子嗎?」你搖頭。

「去買一件吧,我會負責出錢。」

「那一起去挑吧,是我穿給你畫的,你滿意比較重要。」

你和他敲定時間,看著江波濤的笑容你沒有很在意。


江波濤早和學校預訂假日的素描教室,你套上白色及膝蕾絲邊長裙,坐在展示台上琢磨著可不可以睡覺時,一旁正擺弄畫具的江波濤開口:

「學姊就隨便躺著吧,想睡就睡。」

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你立刻躺倒在他舖上乾淨毯子的展示台,躺起來舒適的讓人很快地跌入夢鄉。再清醒時天色有些昏暗,江波濤收回推醒你的手,拿起外套披在你身上。看到他已經收拾乾淨,你不禁詢問他的進度。

「還只是草稿,後來光線變了,明天再繼續吧。」

你對美術除了設計相關,其他方面一知半解,既然江波濤這樣說你也沒懷疑,點點頭和他離開教室,坐上他的摩托車讓他載你回家。

「學姊,給你擋著。」

「車廂還有件外套,不用擔心。」

見你穿著白裙打算側坐,江波濤遞上他的外套,又在車廂裡拿出一件防風大衣,你見狀才收下他給你的外套。


「小江,我餓了。」

躺在他鋪上黑毯的展示台上,你抱怨。最近趕著設計報告的你昨晚今早都忘了吃飯,腸胃隱隱絞痛讓你皺眉。

「學姊又忘了吃飯嗎。」

放下筆,江波濤讓你別動,從自己的包拿出一盒東西坐到你身邊,在你動手前制止你:

「休息時間還沒到,不能動喔。」

「還有良心嗎?小心我不當你的模特。」你質疑,卻還是躺著沒動。

「現在光線正好,我不想破壞。」他說的有理。從盒裡拿出叉子,插上一塊蘋果遞到你嘴邊,你也不在意,張嘴咬住蘋果,嚼幾下又見他插起一顆葡萄。

「不要葡萄,我不喜歡葡萄皮。」你不要臉的說。

「幫你剝皮。」

「嗯......記得洗手再剝皮。」

「好。」

於是在你躺著當模特時,江波濤動手餵你、替你擦嘴、撥順你的髮......等等舉動讓你漸漸不會感到不自在,反而很享受這種當大爺被伺候的感覺。



距離參賽期限還有一個禮拜,你躺在展示台上,面前被畫布遮掩的江波濤時不時會探頭看看你,與你對上眼就勾起一抹微笑,偶爾也開口和你說說話。

「學姊,有人說過你當模特很適合嗎?」

「嗯......我只喜歡躺和坐的姿勢,還是不適合當模特。」

「但我認為學姊躺著的樣子好看。」

朝你微笑,江波濤又縮回畫布後。心裡不禁泛起淡淡得意,原本性情懶散而淡定的你,漸漸會因為他的稱讚或話語受到影響,老實說你好像真的習慣江波濤在身邊的感覺。

「在想什麼呢?」

他的聲音打斷你的思考,江波濤勾著微笑坐在你旁邊,身邊事已經收拾好的畫具。你疑惑:

「你不去畫畫,在這做什麼?」

「都完成了,謝謝學姊幫忙。」

你聞言起身,伸展有些僵硬的身體,看著江波濤:

「畫完成了就給我看看吧,我都還沒看過呢。」

整整一個月的作畫時間,江波濤連畫布一角都沒讓你看過,身為模特的你理所當然感到好奇。

「等到比賽結果出來,我就讓學姊看。」

他勾著微笑,透著光線讓那抹笑容帶著透明,竟讓你有一瞬間的恍惚。

「學姊?」

「嗯!?唔......沒事。」

從江波濤的笑容回神,他也只是笑笑,一如往常的收拾東西載你回家。

這天江波濤因為要去交報名用的畫沒去接你,於是你就被幾個好友趁機拖到夜店,坐在吧檯邊看著和男人跳舞的好友們,你這才發覺好久沒有與他們一起出來。仔細想想,你這學期不管是放學或假日,幾乎都是與江波濤一起度過。

耳邊響起震耳欲聾的音樂,你依舊淡定,喝著杯中飲料,腦裡亂七八糟的思考著。但你似乎因為想的太認真,而忘記手中酸甜的飲品並不太適合這樣不斷的喝。

你最後的意識只停留在朋友無奈地抱怨,與一個慌張熟悉的臉孔......。



腦袋隱隱作痛,你難受的嗚咽幾聲,翻身想繼續沉入夢中逃避宿醉的難受,翻身將自己裹進棉被裡,卻發覺是陌生的氣味,掙扎一下你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

一睜開眼你著實嚇了一跳,因為你看到一張與你一模一樣的臉在對你微笑。

你晃晃腦袋清醒大半,才看清那並非鏡子,更不是你的分身,而是一幅畫。

這幅畫被裱框在一個精緻的畫框裡,放在落地窗邊的畫架上,你下意識的起身下床,坐在畫架前的椅子上。

畫中央是一名女子以半蜷縮的姿勢躺在羽毛堆中,女子雙眼半垂半張的透著說不出的慵懶神秘,嘴角微勾帶出似有若無的笑意,柔軟的白紗長裙勾勒她的曲線,倦懶放鬆的模樣讓人移不開眼。

透著晨光微曦,那畫看著有些朦朧,你伸手隔著畫框觸碰自己的臉,像你卻又不像你的畫像,讓你心生困惑。

這幅畫,不該是被江波濤拿去參賽了嗎?



喀!

你被突然的聲響嚇得回頭,江波濤站在門口,他看看你,又看到你身前的畫,表情微變,霎時間,你們之間有了幾分凝滯。

「那個、小江......你沒有參加比賽嗎?」

你打破沉默,不解地詢問。就見江波濤一臉複雜,竟讓你看出幾分憂慮、心焦然後是決絕。

他走到你身前,你坐在椅上,高度差讓你不得抬頭看他,無形的壓力讓你感到緊張。他似乎查覺到了,蹲下身並朝你微笑:「學姊,別緊張。」

太好了,他還是你認識的那個貼心溫和的江波濤。

「我的畫已經交出去了,但不是人物畫。」他停頓,又開口:

「以學姊為模特的這幅畫,雖然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但卻讓學姊你給看到了。」

你放在膝上的手被江波濤的覆蓋,你不禁道:

「為什麼不想給人看到?我覺得畫得很好。」



「因為,我畫的是你啊。」

「?!」

你因為驚訝要抽回的手被江波濤握住,他牽起你的手在上面落下一吻:

「我的視線不能離開你,動筆能畫的只有學姊,滿腦子都是做模特時你慵懶的樣子,就連其他時候、你的任何模樣在我眼裡都是這麼吸引人。」

眼前的江波濤隱隱帶出幾分強勢,你有些不知所措:

「你......喜歡我?」


「是的,我喜歡你,喜歡到在把你畫出來的那一刻,即使是畫布上的你,我也不希望別人看見,只專屬於我。」

江波濤的話讓你的臉頰發燙,窘迫感讓你縮縮脖子,被他握住的手也跟著升溫。你逃避似的抽出自己的手想要逃離江波濤,雙腳跟著猛然站起,椅子發出聲響被撞倒在地。

你僵硬的想要繞過江波濤往門口走,他卻起身立在你身前,沒有讓開的意思。

「小江......。」

腦袋因為宿醉隱隱作疼,又因為江波濤突然的告白讓你無法思考,慌亂間想後退,卻被他伸手拉住,那雙眼睛帶著執著:

「你討厭我嗎?」

「我......。」



你們又陷入沉默,兩人之間短短的距離充滿緊張與猶豫。江波濤看著你半晌,眼睛恢復溫柔,手仍握著你的:

「學姊喜歡我的畫嗎?」

「咦?喜、喜歡......。」

「我切的水果也喜歡吃嗎?」

「也喜歡。」

「給你買的那條裙子喜歡嗎?」

「嗯,喜歡。」

「那麼,喜歡我嗎?」

指尖微微顫抖,江波濤的一字一句讓你想到這段時間來他的細心與溫柔,睡夢中他的輕聲叫喚、執畫筆時他的柔軟眼神、載著你時他的溫暖體溫......太多太多來自江波濤對你獨有的寵愛。

在他炙熱的眼神中,你紅著臉囁嚅出回答:



「喜......喜歡,喜歡你。」

聽到答復的他露出松一口氣的模樣,對你露出笑容,在晨曦微露與那幅畫一樣,朦朧透明、溫柔和煦:

「和我在一起,好嗎?」

「嗯,好。」





+++

格式有點混亂,但我盡力了orz

小江我果然還是有些手生,

希望沒有ooc,

我還想寫更多小江對慵懶女主的誘拐計畫,

總之感謝大家喜歡麼麼哒!!!!!

寫得這麼長整個流水帳,謝謝大家看到這裡ヾ(●゜▽゜●)♡

(消失許久我很抱歉(掩面

之後會解釋的( ´•̥̥̥ω•̥̥̥` )


评论(8)
热度(63)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