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孫翔x你】百粉點文。

 @閃亮亮烏鴉 【男神】孫翔,女皇。

烏鴉謝謝你的點文,

我發誓我有認真寫...我盡力了orz

總之大概是愛麗絲PARO...




輕巧的落地,站直身子環看四周,這是座美麗的花園,不可思議之國長的最好、最美的花都會移種到這座花園來,邁步往城堡後方走去,他相信在這宜人的午後,他的好友白兔子周澤楷應該是在城堡陪同紅心女王度過。

說到紅心女王,他基本上除了白兔子周澤楷與瘋帽子葉修外就沒認識幾個人。

手中的袋子扭動了一下,他按住那不安掙扎的袋子後繼續往前邁步,不料--


「誰?」

突然有道銳利冰冷襲來,他一驚坐倒在地,睜開眼想要看清是什麼東西,那竟然是把鐮刀,鋒利血刃緊貼著他的脖子,稍稍一動就覺皮被擦破可見其之銳利。他抬首,因陽光刺的眼睛微瞇,但他沒有漏掉立於眼前的美麗身姿。

「再不回答我,就砍下你的頭。」



你看著眼前的青年一臉驚訝,你在新女王加冕儀式上沒看過他。

「陛下......他是......。」

身後的男聲打斷你們之間的僵硬氣氛,偏首,那對白耳朵與帥臉是周澤楷,聽說他是有史以來最帥的兔子。你抬手讓白兔子別說話,讓人搬張椅子,你坐在青年面前開始打量他,穿著俐落的身子修長,帶點野性的俊逸,熠熠生輝的眼睛帶著朝氣蓬勃與渾然天成的一股傲氣。

「擅闖花園,想被砍下頭嗎?」


「我--?!」

青年的話都尚未說出口,他手邊的袋子竟然逃脫就這樣彈跳到那豔紅裙襬、你的腿上。

袋子掙動幾下,從裡面先探出來的是一個小巧的鼻子和圓滾而黑亮的眼睛,仍沾著泥土的小鼻子緊張地嗅著四周想確認安全,卻撞上了紅色的布料,顯然是僵了會兒,但三秒後又好奇的嗅嗅,鼓起勇氣探出頭、爬出袋子,朝旁邊望幾圈後抖抖身體。


是一隻刺蝟,奶白色短刺夾雜著幾個褐色斑點,烏溜眼睛正緊張地又望又看。

看著腿上那顯然警戒的小東西,你放下隨時都會出手的鐮刀,命人拿來午茶的點心,捻起一塊餅乾放到刺蝟面前,刺蝟真的是極餓,猶豫不過兩秒立刻撲上那塊餅乾大快朵頤,喀嚓喀嚓的聲音不絕於耳。


你不著痕跡的勾起笑,然後抬頭看那青年:

「告訴我,讓我不砍你的頭的理由。」

「你不可能砍下我的頭。」

青年站在你面前信誓旦旦地的說,表情極有自信,無視他的無理,你挑眉:

「喔?」

「剛剛是我沒注意,如果我認真起來,沒人能抓到我......除了瘋帽子那傢伙之外。」

提到瘋帽子,青年一臉咬牙切齒。

「呵呵。」

嘴角微勾,讓侍衛將刺蝟抱起,你手拎鐮刀起身:

「狂妄的傢伙,敢和女王打一場嗎?」

「打就打!」



如此狂徒,他的代號是『愛麗絲』,叫孫翔。

現在想想,你們的初次見面可謂是極不愉快,但之後你卻喜歡他的個性凜然傲氣、說起話來直言不諱,他手中的長矛撞上你的武器時總是讓你猶為暢快。

「愛麗絲。」

「別這樣叫我。」

他沒理你,自顧自的擦拭手中長矛,你放下紅茶杯看向坐在對面的他。

感受到你的視線,他不自在的抬起頭:

「幹嘛盯著我?」


「好好一個大男人被叫愛麗絲不羞恥嗎?」你問。

「窩操!!你以為我願意嗎?」

炸毛的愛麗絲揮著矛,你躲過一記天擊淡定的又喝口紅茶:

「那麼孫翔,你認為故事中的愛麗絲可以愛人嗎?」

「為什麼不行?」


「那紅心女王可以愛人嗎?」

「......你想愛誰就愛誰去,別問我。」

孫翔一愣,口氣突然變得很差。看他脾氣變差,你反而感到愉悅。


「再一個問題。」

「我不想回答。」

「這是命令。」

「......。」



「女王想跟一位叫做代號是愛麗絲的孫翔在一起,你覺他願意嗎?」

「所以我就說你想愛誰不關我的事--你說什麼?!」

「呵呵。」

你喝完最後一口紅茶起身:



「想要我再說一次的話,和我打一場吧,狂妄的傢伙。」

「......哼,打就打!」


他揚起自傲的笑容,銳利矛尖隨之而來。




+++

不要問我在打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掩面

女皇梗我是寫了三四篇各種不一樣的文,

但每個都慘不忍睹...

烏鴉請不要嫌棄我,

我下次會更好的((跪

真的很謝謝你的點文,請不要放棄我QAQQQQ

评论(7)
热度(31)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