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喻文州x你】百粉點文。

  @墨世輝煌 【男神】喻文州,吃醋梗

常見的吃醋梗卻讓我苦惱好久....

希望你不討厭愛到有點病態卻單純的文州州_(:3 」∠ )_

也希望你喜歡wwww

(抱歉字數爆掉了(請用畢生的耐心看完它((掩面




「我、不想討厭你。」

嗓音微啞,喻文州語氣中矛盾而委屈地和你低語。

 

按著快門為黃少天拍攝藍雨俱樂部的雜誌照片,你拍了一陣卻是停下動作,表情不悅,因你是榮耀電競圈的長期合作人,且與這幾位老對手算老相識,因此你口氣直接:

「黃少,幹啥呢那臉,醜死了我怎麼拍?」

「本少這臉怎麼了?哪裡醜了你說說!」

「你有心事?」


黃少天那臉明顯就是有煩惱,而且那煩惱還與你有關,因為你從藍雨戰隊踏進工作室後就收到不少奇怪的研究眼神,因此你肯定絕對和自己有關係。你本來最近心情也有些差,見黃少天那臉欲言又止的模樣,真想把相機給甩到他臉上。然後黃少天往四周看看,你會意就讓助理先去旁邊,黃少天一臉你真懂我的表情跑到你旁邊。


「盧瀚文的造型還有五分鐘,所以你有五分鐘時間。」

「知道了五分鐘就五分鐘。」

黃少天也沒跟你討價還價,拉了張椅子坐到你旁邊用神秘兮兮的表情開口:

「我說,你看了上禮拜的電競之家沒?」

「怎麼?」

「我們隊長上禮拜鬧誹聞這事兒你知道嗎?就是他被一個女粉絲抱住差點被強吻那個新聞。」

「喔?這事怎麼了?」

你聽到黃少天談起這事情,眉眼一彎表示出興致。


「你不是和隊長很要好嗎?知道些消息不?那粉絲和隊長的關係之類的。」

一臉八卦的黃少天眨眨眼看著你,試圖從你這兒聽到些料。


在一個禮拜前,藍雨戰隊的幾個人被粉絲在路上認出來,替粉絲簽名拍照時,喻文州被一個激動的粉絲突然的抱住,幸好趕緊推開,不然那粉絲的嘴還真差點親到喻文州臉上去了。這事被周圍的人拍下來給電競之家發現,之後當然就是沸沸揚揚的誹聞與澄清。


你的確和榮耀幾位老選手相熟,也常常會和幾位選手玩個榮耀、上QQ,尤其是藍雨的黃少天、喻文州,因為工作室就在附近,他們來串門是常有的事。

「我就是看報紙知道的,能比你知道多少?你還是喻隊的隊友呢,這都問不到還真不給力。」你呵呵的小開嘲諷。


「話不能這麼說,據我所知隊長手機通話紀錄最多的就是你,還比我多呢。」

黃少天反駁。

「你們每天處一起,他還需要打電話嗎?」你不以為然,又道:

「何況,我也一個禮拜沒他消息了。」


結束拍攝讓藍雨隊員們回去後,你讓助手回去休息,獨自一人在工作室整理著電腦中今天拍攝的照片,抱著筆電揀選著,點擊滑鼠的聲響在空蕩蕩的室內迴盪,卻突然止於一張照片。

噙著笑的青年坐在椅子上,氣質儒雅卻透出幾分深不可測、不可小看的氛圍,你垂眸看著,腦裡回憶今天的工作過程,他在你的鏡頭前沒有任何異樣。拿起手機翻出這幾日反覆翻看的網頁,上面是好幾張照片,時而清楚時而模糊,但當中的主角都是一男一女,支著下巴再度打量照片中的女性,你沉默。


叩叩!


不重的聲響打斷你的心思,起身到了樓下,你在玻璃窗後看見他。

「喻隊?」

你替他打開門,並趕緊讓他進來:「忘東西了嗎?」

「沒有,只是想過來......看看你。」摘下口罩喻文州說,你心中愣了半晌。

「是嗎,黃少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領著他上樓,你笑著說,沒發現他眼神微暗,讓喻文州坐下來,你到小廚房的冰箱準備想找點喝得出來,卻發現喻文州站在門口,見你看向他,他表情像是在隱忍什麼,腳步帶著猶豫的移到你身前。

「你想說什麼嗎?」關上冰箱門,你看向難得露出躊躇不安的喻文州。

下一秒,你突然被一雙手臂環繞,因為夜晚室外溫度而低冷的懷抱並不舒服,卻足夠讓你因驚訝而沒掙脫。你正準備推開將頭縮在你肩窩處的喻文州--


「我、不想討厭你。」

在耳邊輕輕響起、帶著點沙啞甚至還有幾分哭腔,充滿矛盾、渴望和眷戀,聽來讓人覺得心軟。垂眸看著給你懷抱的男人,你拍拍他的肩:

「什麼意思?」

感受到你的安撫似的一下一下的拍著他的肩,喻文州稍微直起腰,但卻保持讓表情不進入你的視線:


「我知道,妳不喜歡我,你喜歡的人是少天,我都知道,但我......看到你和少天,我真的沒辦法忍受,我、我想討厭你,但我真的做不到,太難了,我做不到......。」

一連串好似呢喃又好似自語、沒有邏輯而胡亂拼湊的語言就這樣從喻文州的嘴中吐出,你聽著嘗試了解。你沒開口,喻文州也在發覺自己的話語混亂後不敢再說話,你倆之間只剩詭異的沉默。


你想了半刻才會意過來:

「原來如此,喻隊喜歡我,這樣的結論對嗎?」

「......。」

「沒說話就當你默認了。」

「......。」

耳邊沒再響起半個聲音,你勾起笑容這才發覺為何這個禮拜心情煩悶、不上QQ的原因了。


是的,你以為你不在意,但其實當時在那個電競娛樂網頁上看到喻文州與粉絲的新聞,僅僅一瞬你感覺到某種酸楚在心中泛起,你承認你不願看到喻文州與其他人有親暱之舉,懷著這酸楚看到QQ上敲你的索克薩爾,你心情就莫名煩躁直接略過忽視、連他的電話也不接,就這麼過了一個禮拜才在工作中看到他。


喜歡上了喻文州,甚至還吃起了醋,真是毫無道理卻也合理的舉動,你眼帶微笑。

「不想討厭我的話,很簡單,愛我吧。」

「咦?」喻文州驚詫的表情出現在你面前,你大膽地給了他一個吻:

「禮尚往來,我也會愛你。」

 

喻文州視角:

喻文州坐在電腦前,表情凝重眉頭深鎖,兩天前他被過激粉絲騷擾的事件上電競之家後,他第一時間用手機撥通最熟悉的那串號碼,卻是無人接聽,又用了QQ給她留言,卻在三個小時後仍得不到回復,他不死心不斷的給她傳訊息過去,要不是因為公關部要求他暫時不要離開俱樂部,不然喻文州恨不得直接去她的工作室。

這兩天他向媒體做了澄清,期間不斷的試著與她聯繫,聯絡不到她的喻文州心中滿是焦躁不安。


喻文州初次見到她時是在第五賽季,坐在椅子上擺弄相機的她那專注神情很吸引人,之後陸續的合作中首先是黃少天和她搭話,漸漸地他與黃少天會帶著宵夜跑到她的工作室,有時聊天有時是用她那兒的電腦玩遊戲,或許黃少天是喜歡她工作室的氣氛,但喻文州心裡只是單純覺得不要讓女孩子深夜一人獨處。


當發現心裡全是她的時候,是在某日到H市參加友誼賽時,喻文州看到一個兔子造型的蛋糕時,反射性地就拍下來準備傳給她。這才明白,原來自己心裡無時無刻想著那女孩,有什麼她喜歡的喻文州總是想帶回去給她,只為了讓她高興。


那日喻文州與黃少天在街上準備往她的工作室去,黃少天手上提著是兩人合買的點心,喻文州口袋裡則裝著前陣子買的東西,那是喻文州偷偷去買的,費了好大的功夫,遲疑到今日才決定等會兒偷偷送給她。

但當在街上被粉絲認出、然後被襲擊。報紙上出現了這樣的新聞後,那女孩卻突然沒了消息,既不接電話也不回訊息。喻文州看著電腦上無數未讀的訊息、手機上數通未接的電話,以及被孤零零放在桌上的東西,比賽時一向冷靜的他心中泛起陣陣酸楚,傷心而難過,他甚至覺得委屈,因為他連個辯駁的機會都沒有。喻文州不管她怎麼想,即使自己尚未和她在一起,喻文州卻想和她說清楚,誰都可以誤會,獨獨那女孩絕對不可以!


喻文州的心情有些期待與不安,當聽到明天的拍攝是與她合作,他心中期待著與她見面,卻又不安於她這禮拜的無音無息。懷著忐忑的心情與隊友們來到她的工作室,見著她忙忙碌碌的背影,喻文州差點上前抱住她,喻文州好想大聲問她這禮拜為何都不理會自己、是討厭自己了嗎?


但喻文州忍住了,他這禮拜好幾次都絕望的想找女孩質問,只要再忍一下,工作結束後他可以找她單獨談談......。

可是和盧瀚文打理好一起走到攝影棚時,喻文州卻覺得心裡一涼,是那種絕望可怕的冰涼。


本來應該在拍攝的黃少天坐在她身邊,兩人的椅子相貼,像是在說悄悄話,黃少天小聲地說著,她勾著微笑豎耳聆聽,那模樣簡直親暱地讓喻文州打從心底覺得噁心。


噁心,卻也羨慕。

 

喻文州心中燃起自己都覺得恐怖的恨意,夾雜著對兩人的憤怒怨恨、對自己的絕望無助與對她的愛戀渴望。

他根本想不起來自己是用什麼表情完成拍攝的。


「喻隊?」

替自己打開門的女孩一臉驚訝,喻文州在來的路上所有憤怒、忌妒、絕望的情緒全在她淺淺微笑中煙消雲散,惴惴不安的跟著她上樓,像是不安的孩子一樣跟著她來到小廚房,她很快地發現自己,並眨著漂亮的眼睛詢問。

猶豫的腳步被渴望女孩的情緒帶動而往前邁,當走到她面前,像是心中沉積已久的情緒一口氣爆發,雙手環上女孩,觸感柔軟的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美好,逃避似的將頭埋進她的肩,髮間的香氣對喻文州來說簡直就像毒品一樣,讓人上癮。


思緒混亂而吐出的話在自己反應過來時已經說了大半,喻文州看不見她的表情,卻對這沉默感到極度恐懼。

「原來如此,喻隊喜歡我,這樣的結論對嗎?」

耳邊響起她好聽的嗓音,喻文州有點飄飄然,卻在明白她的意思後緊張的連身子都僵住了。


「不想討厭我的話,很簡單,愛我吧。」

「咦?」聞言,喻文州觸電似的抬頭,還沒明白她臉上的笑容,就感覺到唇上的柔軟觸感--

「禮尚往來,我也會愛你。」

對上她溫柔的眼神,喻文州繃緊一個禮拜的神經總算鬆懈下來,他感覺鼻頭酸酸的、雙眼視線有些模糊,似乎有液體模糊自己的眼睛。女孩溫柔地替自己擦去淚水,笑著又說了好多話。喻文州才了解原來她這個禮拜的情緒也被自己所影響,自己的感情並非單方面的,她也喜歡著自己。


喻文州這才猛然想起一件事,在她好奇的眼神中從口帶拿出一個精美的小盒子並且打開。

一只精細可愛的兔子咬著愛心形狀的碎鑽,是條墜子。

喻文州感覺到自己的雙手竟然顫抖著、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條墜子遞給她:


「我從以前就喜歡你,現在也想繼續喜歡你,而以後......。」

揚起微笑,喻文州覺得自己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會更加愛你。」

 


+++

粗體是讓我私心覺得很喜歡的幾句話ww

對不起我又流水帳了orz

沒有黑煩煩的意思,

因為煩煩是助攻阿!!冒死偷看隊長通話紀的人就是他((指

其實這是煩煩發現隊長的單戀後決定做個小助攻這樣的故事

這樣有點病態又單純的文州我挺喜歡ww

打從少年就是宅男的男神們一戀愛,經驗值八成為0吧,所以就變成這樣

我一開始不希望是一般的吃醋,想了很多橋段卻無從下手,

然後就這樣變成充滿私心的點文( º﹃º )

希望@墨世輝煌 喜歡,我盡力了(跪

肉肉明天上(๑ơ ₃ ơ)♥

评论(21)
热度(108)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