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周澤楷x你】百粉點文。

 @南允西V 【男神】周澤楷,abo(無肉)

一堆私心請原諒我orz

感謝點文,我的小周不怎麼蘇,我會努力的!!





「嘖......。」

你拖著腳步,忍著身體的不適好不容易從藥局回到租屋處,見你的室友周澤楷還未回來不禁鬆了口氣。把手上的袋子裡剛買的抑制劑掏出來,趕緊吃過之後躲到浴室裡將身上的燥熱給沖走。


當你擦著髮確認身上的信息素不明顯後才走出浴室,周澤楷正好回來了,手上還拎著一包食物,你一聞分辨出是你喜歡的那間滷味,熱潮情沒了心情正好的你高興的上前:

「小周有買我喜歡的雞翅沒~」

「有。」


見你身上只在腰間圍個浴巾就跑出來,周澤楷臉頰一紅、視線也跟著往旁邊瞥:「衣服。」

「熱死了穿什麼衣服。」

你說著正要拿過他手上的宵夜,卻見他突然就將手上食物舉高,你又伸手他再提升高度。


「小周,你不想給我吃啊。」你挑眉。

「衣服。」他斜著目光。

「跟誰學的,欺負學長嗎?」

「衣服。」

「一百八就可以欺負人?」

「181,衣服。」

「......穿就穿!碗筷洗乾淨給我等著。」

見周澤楷執意要你穿上衣服,你也只得鑽回臥室從衣櫃把衣服套上。


你是造型設計三年級的學生,周澤楷則是你的同系二年級學弟,偶爾還兼做模特兒,兩人在校外同租一間房,一間附衛浴的臥室、小客廳兼開放廚房,格局簡單你倆倒沒什麼大問題。你是個男O,要找到室友必須得小心,一開始你還很擔心周澤楷的第二性別,還好他是個B你才放心地和他一起找房子住。


但周澤楷卻又比一般的B還要靈敏,比如現在,他可以聞到你身上很淡的信息素味道。


「熱潮期?」

隱約聞到室內淡淡的甜味,周澤楷看向你,視線帶著擔憂。你指指桌上的兩罐抑制劑表示沒事,接過周澤楷遞來的碗筷坐在矮桌邊開始啃自己愛吃的滷雞翅。周澤楷則是先放下自己那份,起身坐在你身後的沙發,拿起剛剛被你拋在沙發背上的毛巾,替你開始擦髮。


「小周,順便給我按摩一下,今天替教授整理東西一整天,頭疼。」

你嚼著雞翅,不客氣的提出要求。

「好。」

乖巧的學弟應聲好,開始用毛巾幫你擦髮按著頭皮。你舒服的哼唧幾聲表示自己有多舒服,享受著輪迴大學第一校草給你的按摩服務。對於有這麼好一個學弟兼同居人,你早在同學間不知拉了多少仇恨,對此你是相當得意。


「嗯?你說什麼比賽?」

啃完滷味,你坐在客廳配著電視在矮桌邊畫著設計稿,周澤楷給你熱上一杯牛奶時說的話引開你在紙上的視線。周澤楷點點頭並拿出一張宣傳單,你接過看個仔細才發現原來是每年定期舉辦的設計比賽,許多學校的造型設計相關科系都會報名參加,你也參加過兩次,沒想到今年倒是周澤楷主動先來找你報名。

「走秀的項目,和前輩、搭檔。」


周澤楷靦腆的笑著和你指了最底下的綜合項目,美妝美髮與服裝設計的綜合項目,因為還會安排模特走秀所以總是當天最壓軸的項目。

「你想找我搭檔?」

放下手邊的大疊髮型設計稿,你看著周澤楷又道:

「髮型、美妝項目我各得過一次冠軍,和你搭檔我會不會虧阿,呵呵。」

「不虧,我會努力。」

拉著你的手,周澤楷揚著微笑像是要討好你,你笑笑把傳單丟給他:

「行阿你設計個服裝來,我負責妝髮,那模特你要找誰?這比賽模特得自己找。」

「前輩。」

「嗯?怎麼了?」

「前輩。」

「我怎樣?」

「模特,前輩當。」

「我?」



「小周,回頭你得請我吃飯,要很貴的那種。」

「嗯,前輩,好看。」

「誰跟你說這個,還有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把自己畫的多美。」

你撥弄著假髮,假髮是你親自染的紫丁香漸層粉色的帶波浪長髮,覆上綴著周澤楷與你合力做好的黑蕾絲頭紗與艷紅牡丹,你眨眨帶有假睫毛與微煙熏眼妝,領口綴著中國結,視線往下黑色魚尾裙上繁複華麗的艷紅花紋勾勒的鳳凰刺繡,為了這個周澤楷熬得眼睛都紅了。踩著你已經習慣的細高準備上場。

正當你準備走出去時,一隻手拉住你,你回頭看見掛著笑容的周澤楷。


「前輩,冠軍的話,想和你說事情。」

「哼哼~那你準備打好草稿吧,你前輩我一出手準把冠軍抱走。」

得意的說著,你踩著高跟鞋勾著微笑走上伸展台。你是在場唯一的男模特,身高自然不矮,而當底下許多學生與評審看到你皆是驚訝,你這麼一襲中國旗袍改良的禮服得到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他們驚豔的表情你全都看在眼裡,你表情嫵媚而艷麗,這可是你對著鏡子練習不下百次的成果,連你朋友看過你這表情都表示自己白當女人,對此你相當有自信。


走秀順利結束,直到最後所有模特一次排開公布名次,周澤楷和你站在一起,你發覺身邊的學弟緊張的還悄悄地拉住你的手,你笑笑地捏捏他比你大些的手好讓他安撫他。


「冠軍是輪迴大學第13組學生,恭喜他們--你做什麼?!!!」

正當主持人大聲宣布,你們還來不及高興時,有個東西被人執上台,你還沒看清楚繳一軟直接跌坐在地,身體的快速升溫瞬間你已明白那是什麼東西。

有人往台上扔了激起信息素的藥劑,感官較為遲鈍的B可能沒什麼大事,但對感官強烈的A和O來說那效果等同於媚藥。果不其然台上台下好幾個人都臉帶情慾,許多人趕緊離開,場面頓時混亂。


你難受的大口呼吸,貼身的禮服頓時讓你憋的難過,想起身卻感覺雙腿無力,羞恥的地方已經開始起反應了。正當你恐懼感升起時,一個有力的懷抱將你包圍,有點淡卻讓你準確地捕捉到了,那是令人安心的混著香草與牛奶的香氣。


「前輩,不要擔心。」

簡短卻讓人安心的話,周澤楷抱起你往後台走,遠離那難受的藥劑味道,你卻還是覺得呼吸難受,縮在他的肩窩裡嘗試著呼吸,卻越發覺得缺氧。你被逼的生理淚水暈染視線,周澤楷發覺你得不對勁,輕聲地呼喚你,在你應聲抬頭時偏頭隔著黑紗吻上你的唇:


「別怕,前輩,慢慢呼吸,我在。」

邊說邊輕啄你的唇,輕輕地釋放他的信息素安撫你躁動的本能,縮在他懷裡接受他的親吻領導你走出那不適的燥熱,你才慢慢冷靜下來。周澤楷腳步加快穿過員工走道走到馬路邊,招了輛計程車趕緊抱著你坐上去,和司機報了租屋處地址這才稍微放鬆繃緊的身體。


坐在他腿上你靜靜地壓抑體內的燥熱,不知過了多久周澤楷終於抱著你回到住的地方,你開口:

「辛苦你了,嗯......小周你、你把我放到浴缸那吧,我得先沖冷水緩緩。」

你說著,周澤楷卻一聲不吭的將你抱到臥室,將你放在你們一起睡的那張雙人床,並動手替你解開禮服,你壓抑喘息伸手阻止他,不禁覺得驚訝:


「周澤楷,你想做什麼?」

停下手,周澤楷那雙眼眸濕潤的無辜,發覺他是因你的拒絕而露出傷心的表情,你坐在床邊不由得一愣。周澤楷雙手沒有繼續下去,站在你面前的他卻是彎腰,雙手捧起你的臉頰,吻上你的唇,力道輕柔的就像剛才為了安撫你的親吻:


「前輩,我不行嗎?」


後續小廚房

密碼ooooo


+++

這篇還有後續(是的就是肉)

整篇就是亂七八糟的私心,完全沒邏輯(掩面

請等到明天吧ww((無賴臉

本想寫個女A,

不過發覺這樣會寫到大爆字數就放棄了_(:3 」∠ )_

想知道大家感覺我寫的點文如何,是否有誠意,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捏?

(沒錯我最近心累需要一些動力(´;ω;`)

评论(8)
热度(40)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