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喻文州x你】百粉點文。

目錄

坑連結:警局paro整理


【男神】喻文州,公主般的婚禮/【肉肉】喻文州,黑暗監禁ABO。

@櫻璃 婚禮部份我盡力了qwq,公主夢幻般的文筆我真的做不來,希望看完文州州在你心中還是帥帥的。擔心婚禮不夠浪漫,我另附點心希望你喜歡。

 肉肉我已經超過兩三年沒寫了,如果不夠香我很抱歉...orz

老天爺不讓我放肉我就截圖!!



甜蜜正經版:

三個月前他在蘇黎世聖母大教堂的彩繪玻璃下向你求婚,三個月後的現在他身穿黑色西裝站在你面前。

還有兩個小時婚宴即將開始,你抓著他的手,試圖平靜自己。


「緊張嗎?」查覺到你的心情,他問。

「嗯,緊張!文州你呢?」

「我也是。」

捏捏你的手,他的微笑總是可以讓你安心,這次的效果也不例外。你又吐了一口氣,才鬆開他的手。

「等一下見。」

低頭親吻你的額際留下這句話,喻文州才笑著被你的閨秘兼婚蜜推出更衣室。本來結婚前新郎新娘就不能見面,不過見你五分鐘緊張得模樣,她不得已只好偷偷把喻文州找來和你說說話。


讓化妝師開始動手為你上妝,你放在腿上的雙手又不自覺因緊張而揪緊身上的雪白婚紗。

你從小對充滿夢幻繽紛色彩的婚禮帶有嚮往,喻文州與你決定舉行婚禮後,他忙碌好一陣子,就為了給你一個夢想中的婚禮,你當然也有幫忙,但是到了後期的事項你因為忙著工作而沒有看到最後的成果,所以這算是喻文州特地為你準備的驚喜,因此你的緊張不只結婚,還包括對婚宴布置的期待。


現在你自己一個人坐在馬車上有些手足無措。當你裝扮好、閨蜜也覺得差不多時間後就把你拉上馬車,你看到馬車的當下整個發楞,沒想到喻文州竟然連你心目中嚮往的馬車都準備好了。坐在綴著緞帶與玫瑰花的華麗馬車、前面的車伕這才讓馬緩緩地往小道走。

你這才發覺原來你們的婚禮是辦在戶外,因為剛剛化妝的地方是在一間飯店,而現在馬車沿著小道走的是飯店所屬的大花園,你想起再往前走就可以看到海。


果不其然,一陣海風拂過你臉上的白紗,你的眼眶有些微濕,眼前的場景讓你有些控制不住情緒。

以碧藍的海為背景,固定著玫瑰和緞帶搭乘的小棚子,頂上垂墜的水晶燈映著緞帶間隙流洩的陽光閃閃發亮,棚子下擺著數張長型賓客桌,餐桌上的芳香蠟燭的香味悄悄得竄進你的鼻子,你細細一聞,是你最喜歡的玫瑰味道。賓客桌的中間就是一條長長紅毯,延至不遠處的透明教堂裡,你聽到司儀歡快地宣布新娘進場,而你的父親就在紅毯邊等待你。


進場的琴音響起,你捏捏手裡的捧花忍住想哭的衝動,牽著你父親的手下了馬車,勾著他的手緩緩的沿著紅毯走進教堂。教堂兩邊坐著許多客人,他們看著你在音樂中往前走,你因為隔著白紗覺得視線有些朦朧,而看到紅毯那端的熟悉身影,你發覺你的視線並非因為頭紗,而是因為眼淚。

站在神父旁邊,喻文州一身白色西裝襯的他比往常更加溫柔儒雅,特地梳起一邊的頭髮顯得更加帥氣、吸引人。他揚著嘴角朝你微微一笑,從你父親手中接過你的手,在司儀開口後抬手輕柔的掀開你的頭紗,並細心替你撥弄好劉海。


「從這天開始,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都要愛護他、尊重他,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開。請問,你願意嗎?」神父說。

「我願意。」與你十指交扣、喻文州的承諾在你聽來充滿自信與堅定。

「我願意。」看著他聽到你的答覆後,溫潤的眼睛裡是無法掩藏的情緒。


在神父的見證下你們交換戒指,看著你用微微發顫的手替他套上戒指,他笑著也伸手執起你的手戴上鑽戒。

教堂裡琴聲繚繞、花香與花瓣在四周飛舞,你朝身後扔出捧花,見眾人為了搶捧花的模樣你笑笑。

一旁的人牽起你的手,你回過頭看向喻文州,在他滿溢幸福與滿足的微笑中與他交換一個親吻,你倆手中的鑽戒閃閃發亮的。


「文州,我這輩子就交給你了。」

「嗯,我也是,請多指教。」


飛花爛漫、你與他在紅毯上交換心中的誓言。

你與他,都願意許對方一生一世。




無腦沒營養版:

一推開房間門,喻文州瞬間被花海淹沒。

「文州警官沒事兒吧~」

從花海中掙扎而出的同時,他聽到熟悉的聲音,抬頭就看到自己的房間是遍地的玫瑰花瓣,花香四溢的客廳中央站著身穿艷紅禮服的她。


「唉呦文州阿沒想到你宿舍還藏個女人啊?」

跟在同事身後,差點也被花海淹沒的葉修靠在門邊說。

「我去我去!隊長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我靠還穿著婚紗呢!想幹嘛我警告你隊長可是很矜持的,你這傢伙平常調戲隊長我已經看妳不順眼很久了!!!」

護隊長心切的某隻柯基煩煩從花中探出身立刻飆出一堆文字泡,旁邊的盧瀚文還在努力地將他拉出來。


「喻隊的品味果然不凡。」

王杰希也和葉修一樣不急著掏出手銬,和葉修一樣煞有其事的評語。

「呵呵~」

喻文州見她表情愉快的雙手抱胸,巧克力色的波浪長髮上戴著長及地的滾邊黑色頭紗,身上的露肩深紅禮服勾勒她向來凹凸有致的身材,蓬鬆華麗的裙襬是層層疊疊的繁複蕾絲,在右側開了條衩,白皙的長腿套著黑色高跟鞋,氣勢非凡。


「瞧妳這模樣,該不會是準備把咱們文州給帶走吧。」

從黃少天的文字泡就可以猜到眼前女子是藍雨重點追查的走私犯,葉修說。

「是的,因為最近我三天前在義大利聽到手下跟我說件事,讓我覺得不得不走這一步。」漾著微笑後,她又擺出一副痛心難過的模樣又說:


「文州警官,你前天去相親了是不是。」

喻文州無語,看著她伸手擦擦假想的眼淚又好氣又好笑。他三天前的確是應母親的要求前去相親,不過他本就還沒有這方面的打算,所以結果也沒什麼後續。怎麼一個走私犯會如此了解警官的生活細節?


「但我只是去和對方吃頓飯,沒做什麼。」喻文州笑笑回答。

「隊長隊長你別和她說這麼多!這傢伙現在可是真的要把隊長你拐走啊,我們的隊長怎麼可以隨便讓你帶走阿!隊長是藍雨的藍雨的!妳一個通緝犯別想對警察出手我警告妳啊!!」

好不容易爬出花堆中的黃少天喋喋不休地說著,就因花瓣而踩滑又落回花堆中。


「妳以為警察是妳說帶走就帶走的嗎?」

微草隊長王杰希按著喻文州的肩膀堅定地說。

「是阿,再沒下限也不可能讓妳對警察同僚出手。」

按住另一邊肩膀的葉修說。

「.......。」

雖然這對話有點二,不過喻文州心裡還是對他們的同事情誼感到些許感動與希望。


只見她沉默三秒,從旁邊拖出七大只保險箱,扔到他們面前,幾個大男人捉著喻文州的手打開保險箱後發現裡面全都是許多通緝犯人的相關情報。

「聘金!」她豪邁的口氣與表情簡直壕到不行。


葉修與王杰希對視一眼後不顧黃少天的抗議,直接把身前的喻文州往前推:「准了。」


喻文州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拉著跳上陽台旁恭候許久的直升機,傻眼般的看著漸漸變遠的葉修等人,又看看身旁的她。


「文州警官,你願意娶個走私犯嗎?」

又是迷人的三分微笑,但喻文州發現她眼底的情緒。

沒想到以往自信的她,也會有不確信的時候啊。想到這個,喻文州不禁勾起微笑,執起她的左手,在無名指處落下一個吻:


「我願意。」




+++

下午坐火車回家,趁現在來發,

大家可以配早餐吃((尼滾

唉呦婚禮整個流水帳...

肉肉寫得開心又糾結(❁´ω`❁)*✲゚*

總之感謝點文,肉不香什麼的請輕拍

要誇獎我的話就非常歡迎(不要臉

(今天更得差不多了,意思就是晚上八成無更*(๑´ㅁ`)

评论(23)
热度(55)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