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喻文州X你】走私犯(完)

目錄

坑連結:警局paro整理

*特別職業的你與你的男神

*寫自己爽的不用太認真。

*私設警局Paro



喻文州X你

在男宿舍那次莫名其妙的初次見面後,喻文州沒想到之後又會再相遇,不論是在槍林彈雨的任務中、陰暗小巷的追擊中、甚至是休假日的宿舍裡,她總是笑盈盈的出現,有時還會附上伴手禮。


「呦~喻警官,要試試罩杯C、腰圍25的手感嗎?」

在妓女巷追蹤她的時候,打扮火辣、一頭金髮與碧眼的她在流氓的吃喻文州口頭豆腐後含笑著在下水道失去蹤影。留下一群藍雨隊員被四周的火辣女性弄得不知如何是好。


「唉黃警官別憋氣阿,這可以治你話嘮,我可是很心疼喻警官的耳朵。」

被封鎖的百貨公司蔓延著有讓聲帶暫時麻痺發不出聲音效果的煙,她戴著口罩甩著波浪馬尾,瞇著褐眼愉快地和部下拎著大包大包購物袋,腳踩剛買的高跟鞋坐著直升機逃之夭夭。


「文州警官你看我有沒有變黑阿?日本太陽很大呀,哎呀不過這兒的蚊子也挺可怕,文州警官別被咬到啦~」

頂著在深山中森林裡尤其顯眼亞麻色短髮,扮成日系帥哥的她一手甩著剛從日本得到的機槍在吉普車上豪邁的胡亂掃射,一手又拿著大聲公往後面的一群警用登山車不斷進行言語騷擾,奠定以後藍雨隊員會不斷擔心自家隊長有天會被敵人打包帶走的心理基礎。


「喔有新人阿,叫盧瀚文?多學學文州警官呀,你說黃警官?你學話勞作啥?對了不准對文州警官出手他是我的!」

穿著比基尼,坐在躺椅上翹著二郎腿,她悠哉地在爆衝中的遊艇上曬太陽,還不忘用擴音器和後方幾艘警用遊艇上搶了黃少天大聲公的盧翰文進行無營養對話,在最後還丟了個水雷做美國的伴手禮,除了造成些許警員落海之外倒是沒傷亡。


「聽說警局最近在查這畫,如果文州警官給我摸兩把我就把那群偷畫歹徒交給你們。哼哼動心沒~」

拎著那群歹徒委託運送的、裝有千萬價格名畫的保險箱作人質,不疾不徐的態度的她完全不像被包圍的人,手插腰的對包圍旅館、衝進她房間的一干警員下令,之後她甩下畫跳窗坐著部下開來的直升機離開,留下指紋辨識的名畫保險箱,還順便搶了藍雨隊長的初吻。


「這手榴彈是俄羅斯客戶送的,能連爆喔,可愛吧~」

在某年的二月十號,微笑地在部下的護送中躲避喻文州帶領的部隊的槍彈,她拋來一個俄羅斯娃娃大聲送禮,接著一干藍雨隊員立刻扛起盾躲避,然後就可以聽到她哈哈笑著離去,留下那只放著生日快樂歌的俄羅斯套娃音樂盒。


隨著稱呼從『喻警官』到『文州警官』,他倆在追擊槍戰中的對話也越顯無俚頭,對於通緝犯的口頭性騷擾,喻文州只能以笑置之,倒是一旁的黃少天與盧翰文炸毛不斷回嗆的機率還比他高點。但若他們在假日跑到喻文州的房間的話,絕對會說不出話來,心裡絕對會鬱悶到不行、一堆髒字跑出來都有可能。


因為一但到了喻文州難得的休假日,房間裡絕對會瀰漫紅茶香。

聞到紅茶味,喻文州才剛睜開眼就看到身邊趴著一個身材曼妙,淺褐髮尾挑染粉紅的韓國女子,手上用他的平板看韓劇。注意到喻文州的視線,她總掛三分笑的嘴角上揚又幾分:「안녕하세요~(韓文:早安)」


「這次送來的是泡菜嗎?」

「唉原來文州警官覺得我是這麼沒創意的人嗎?」

趴在床上看喻文州起身去盥洗,等他出來才指指角落那幾袋衣服,上面標誌的是韓國有名的潮牌服飾。短褲包裹的那雙長腿踩著毛毛拖鞋跟著喻文州來到廚房,喻文州打開冰箱,她就趴在冰箱門上瞧:「文州警官,吃鬆餅唄。」


「我不會做。」他回答。

「我會。」遊歷各國的她做得一手好菜,各國的美食都挺上手。

「行,你做。」既然是假日有人代勞那也不賴,喻文州乾脆把廚房拱手讓人。

「那文州警官去試試衣服吧,我買了十來套,每件都試,喔還有鞋子別漏了!」

從櫃子開始翻找麵粉,還不忘把榮耀警局的藍雨隊長推進臥室強迫試衣。

然後她還攪著麵糊湊到門口,以『提供試衣意見』之名行『偷窺』之實,但還是被喻文州發現給關在門外,而那好幾袋衣服對身為男人的喻文州數量有些難以對付,全部試過又簡單整理過後已經過了約四十分鐘,他一出臥室就聞到陣陣奶香。


「猜你會換到這時候,剛烤好的喔別燙著,我會心疼~」

無視某國際通緝犯的言語騷擾,喻文州逕自坐下開始享用早午餐,而對面的女性也跟著坐下也動手解決盤中食物,就是配鬆餅吃的不是奶油果醬而是某警官就是了。面對流氓般的眼神喻文州經過這幾年早已相當適應,自顧自地繼續吃。


「那麼,上個月妳為什麼會接下毒品走私委託,妳從來都不運毒品。」

嚥下口中口感鬆軟的鬆餅,喻文州說。

上個月在市區的舊建築區,她留下的保險箱中的資料,是某位販毒的黑道,對此喻文州在之前調查就有些疑惑,因為她幾年來只運武器、器官和藝術品贓物等等,從不見她替人運毒。

「我才不幫忙送毒,要是我的人染上那東西,我生意也不用做了。」

喝著紅茶,她翹著腿說。


「那妳上個月......?」

「單純是那方先生一直想強迫我替他運,後來我嫌煩只好先答應他,和他簽約之後就把全部情報送你啦。」

「就這樣?」

「就這樣。」

莫名其妙的理由,但喻文州卻不在追究地接受了,因為她的確是會為了一些奇怪的理由,就把客戶的資料供出來。但還是有人願意請她幫忙走私,這倒是令喻文州費解。


被通緝的走私犯、追捕她的警員,不知從何時開始,喻文州已經習慣假日早晨來到時,就會有個女性出現在自己房間。一開始試著反抗無果到後來放棄般的任由對方隨意進出家門,兩人之間緊張的犯人警員關係只有在假日才得以消停,喻文州想趁這時候逮捕她的念頭早已放棄,連那些只有假日限定的普通伴手禮也無奈收下。

喻文州隱隱感覺,自己並不討厭這種有人相伴的感覺,不管在任何時候她都是這般游刃有餘、惡趣味十足卻又迷人優雅,她享受著每次與自己的互動,不輕易讓他逮捕,卻又如此輕易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樣緊張卻又優閒的時光還要持續多久,喻文州不清楚,目前他只清楚,眼前這位模樣百變的通緝犯在他眼裡,會一直這般的吸引人。

直到她將子彈送進他的心臟、他將手銬緊鎖她的手腕為止。



+++

唉呦結束了~((灑花

算HE......吧?

沒想到如此變態的女主會受歡迎ww

(晚點可能更,放假就是不斷的更更攻擊

((嫌我煩要說,我可以改周更,真的_(´ཀ`」 ∠)_

评论(3)
热度(43)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