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喻文州X你】走私犯(一)

目錄

坑連結:警局paro整理


*特別職業的你與你的男神

*寫自己爽的不用太認真。

*私設警局Paro



喻文州X你

現在正午剛過,天氣宜人的午後陽光暖暖的讓人覺得相當舒適,然而有些地方卻無法享受到這份舒適。


「唉呦我去這兒真陰,制服外套我放在車上能不能去拿阿隊長?話說隊長也沒穿,你不冷嗎?要不要我幫你拿外套呀?隊長要是感冒那可就麻煩了呀!」

搓搓手臂,全警局第一話嘮黃少天環顧著四周、無視身後幾個隊友的白眼說了好長一串話。

「我不冷,少天忍一下吧。」

笑笑淡定的回覆,喻文州走在小隊後端檢視陰暗小巷的地形。


這裡是市區某個人跡罕至的舊建築區,早已發黑長霉的水泥建築殘破不堪,建築間只留下一人寬的狹小窄巷,頭頂的縫隙時常被一些棉被破布等覆蓋,遮住了陽光導致巷子間終年陰暗潮濕並且寒冷。踏過地上發黑的積水泥濘,黃少天與盧瀚文一前一後的批評這地方的荒涼弔詭。

藍雨部隊追查多年的走私集團一個禮拜後在這裡可能有個交易,而他們身為藍雨的第一線菁英部隊就來這裡做事前探勘。而為了不要暴露,由藍雨隊長喻文州帶領,黃少天、盧瀚文、鄭軒、宋曉、徐景熙組成六人精英小隊身著不良少年的便衣造型,因為此處的確有不少不良少年把這裡當作據點。


手插口袋一路上碎碎念的黃少天眼睛不斷往四處瞟,藏在腰間的槍被他按在手掌下隨時待命,就在他們又在陰冷的小巷中走了十多分鐘,幾個嬉鬧聲模模糊糊的傳進來,然後是哀號與求饒。幾個人對視一眼,決定稍微往聲源處靠近一點。

他們悄悄的循聲而來,發現在一棟可能是間小旅館的建築,一樓的整片玻璃牆早已消失,而有一群穿著五顏六色的青年或坐或站的圍成一團笑鬧著。


在他們其中,是兩個少年,從制服來看可能是附近學校的高中生,他們兩人瑟瑟發抖的湊在人群中央,一臉恐懼。正當喻文州猶豫著是否要介入時,對面那端的巷中踏出一個纖細身影。


披著白色長版外套,黑蕾絲邊襯衫與白色緊身裙,簡單俐落的造型與這破敗的建築形成極大的反差。腳踩雕花露踝牛津鞋,黑色及腰長髮跟著她輕盈的腳步晃蕩,身上除了皮膚,大概只有那雙藍色眼睛視為二非黑白的色彩。

踏著矮跟鞋無視氣氛經過的人並非別人,正是你。


「青少年就是容易衝動,怎麼可以欺負小朋友呢?」

面掛三分笑,你用說著天氣真好般的輕鬆口氣笑道,然後不等那群人搶話就掏出口袋中的物體直指那群人--一把槍。沒想到你只不過是做個生意正巧經過,就可以遇到不良少年欺負弱小的經典畫面,你哼著幾段旋律表示心情不錯。

對面的青年見你手上有槍也不退卻,叫嚷著那把八成是假槍。你手一翻轉,朝空就按下板機,砰!炸裂的槍響撕裂那些嘻笑,你在寂靜之中又把槍指向那群臉色轉而蒼白的青少年,微笑:「小鬼,坐下,讓那邊的警察叔叔帶你們去警局。」

你看到對面的建築踏出六位青年,見到為首的人你笑意更深:

「真巧呢文州警官,身為制伏不良青年的良好市民的我,是不是該頒個獎金?獎狀也行,我不挑。」


未扣保險的手槍在你手中玩轉,隨時都可能觸發。

「丟下武器,雙手背到身後。」

喻文州沉穩而嚴肅的回應你的不正經,黃少天與盧瀚文早已拔槍,黑洞洞的槍口直指你的頭顱。你笑盈盈地把槍放到地上:

「作為生意人,我只要有頭腦就夠了,這槍就送給文州警官吧。」

態度輕鬆的你拎著左手的東西,往後踏幾步,喻文州見你手上的東西時眼神一沉。你炫耀似的抬高那東西,一只感應式保險箱。得意地晃兩下顯擺似的給那群藍雨菁英看:「這是這次客人的資料喔,文州警官想要嗎?」


「不是頭吧?」

喻文州想起前幾次的經歷,那次可是把初入藍雨的盧瀚文給嚇哭了。

「哎呀那倒是沒有,我將交易日期提前就是要送給你們的呦~裡面是這位客人的各種情報和據點,相信這對微草的王警官有用。」

「......你知道多少?」

聽到同事的名字從你口中吐出,喻文州皺眉,但在你眼裡還是相當好看。所以你決定加碼送多說一點:

「她的確很有天分,但還是稍微有些馬腳,估計這三天就不保囉,要不要我再做一回好市民呢?」

晃蕩著手中裝著極有價值情報的保險箱,你看著那群警官一臉嚴謹卻天人交戰的表情,嘴角揚起像孩子得到糖般的得意笑容。


「你想要什麼?」

喻文州詢問你,這樣大方贈送絕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情,只要將保險箱交給警方,那你就是完全得罪了這位在黑道界有名的人物。

「就當作好市民提供的情報吧,當然,多餘的分我會在下次收的,請文州警官別忘記。」

語畢你手臂一甩就將保險箱扔向他們,邁開腳步就準備溜。


「少天!」

「是,隊長!」

喻文州與黃少天先一步衝上前,盧瀚文因要接住保險箱而慢了一步,鄭軒、宋曉兩人在喻文州的指令下繞到另外一邊的巷子打算包抄,留下盧瀚文與徐景熙照顧剩下的那些不良青年。

你聽到腳步聲轉頭就看到面熟的兩個年輕警官氣勢洶洶的朝你追來,你呵呵笑偏身閃過一發差點削落頭髮的子彈:「黃警官,開槍回去可是要寫報告的喔~而且女孩子的秀髮要小心呵護呀,難怪你追不到那位鑑識組小姐。」

「臥槽臥槽!!!!你這走私犯為啥連這種八卦都知道!立刻現在馬上給本少站住我們好好談談我還可以請你吃碗豬排飯咱們坐下聊聊你嚴重侵犯現役警官隱私的重大問題!」

說話臉不紅氣不喘,語速加快的同時腳下的速度卻不見緩,說話間黃少天又是來了兩發擦過你身邊得子彈。


「我從事的是多方面運輸事業才對喔,黃警官。」

「次澳你還狡辯狡辯狡辯狡辯!!!看老子下一秒打爆你的腦袋。」

「少天,別被她影響。」

追在後面,喻文州明顯感覺你不斷的拐彎,巷子越加狹窄、陰暗。眉頭皺起心裡開始注意四周。

悠哉的左拐右轉,一會兒還會往後探頭朝追過來的喻文州揮揮手、和黃少天對嗆幾句的你從事的並非一般正大光明可以搬出來說的職業,走私槍械、器官、贓物就是你的工作內容,你開始接觸這行業並發現其中的巨大營利,短短幾年你就做得有模有樣,人生太過順利而充滿無趣的你在那時也就是六年前遇到了一位新上任的穩重警官--喻文州。


明明榮耀警局還有葉修、韓文清......等等其他赫赫有名的警官你沒興趣,獨獨對於那氣質成熟難以猜透的喻文州感到相當有興趣,你們的初次見面相當愉快,雖然差點就可以把人拐回去這件事有些可惜,但你卻在做生意之餘放點小情報給藍雨,常常變換個樣子出現藉機與喻文州聊聊天,漸漸的不明細節的藍雨成員把你當成『企圖以走私偷走他們家隊長』的走私重大嫌疑犯,你樂呵呵的以匿名信寄去藍雨,內容大概就是要他們好好守護喻文州的貞操云云。

轉進一個彎,喻文州和黃少天眼前已經沒了你的蹤影,反而還多了準備包抄而來的鄭軒與宋曉。


正當黃少天不斷的抓著頭髮抱怨,你的聲音在他們頭上響起,你蹲在頂樓看著他們抬頭看你,依舊是得意的笑容:

「文州隊長,這次的密碼和之前一樣喔。」

然後你就優雅的翹著腳,向因沒追到你而忿忿不平藍雨警員們囂張的揮揮手坐著直升機揚長而去。


「隊長,真不追?」

走在回去的路上,黃少天不時抬頭看著直升機消失的方向,一臉煩躁。尼瑪他的秘密都被走私嫌犯給知道了,身為警員這是侮辱阿侮辱!!

「你也知道,追不上的。」

喻文州無奈一笑,原本一個禮拜後的交易被提前到今天看來是她有意而為之,目的就是為了送他們情報嗎?

但是依照喻文州追查對方多年的了解,她的目的不應該會這麼單純......。


接過盧瀚文手中的保險箱,在黃少天趕著那群青少年往車子那走後,喻文州頗熟練的輸入密碼,確認裡面的資料的確相當有價值,最後他在箱蓋上發現黏著的小紙條:『那傢伙摸了我的屁股,你把他抓了記得加個性騷擾,有必要的話我可以到場作證喔~』

「呵。」

垂眸,喻文州無奈卻又好笑,她還是這般不正經。但那不正經的態度卻不能否定她作為通緝對象的事實。

將密碼再次輸入鎖上保險箱,撿起她落下的手槍作為證據,喻文州與隊員們這才將注意力轉到這群無辜的年輕人身上。


嗯?你問我密碼是什麼?

是指紋喔。

還是喻文州的左手無名指指紋。



+++

半夜3點。

我盡力了...本來正在寫王杰希的,但好多人想看喻文州...

於是我轉寫這篇了!!(快誇獎我(。◕∀◕。)

極限一小時拚出來的,雖然很短QAQ

注意到50粉超驚訝,

考慮是否該辦活動?或是上肉文?

但肉文我只能寫男男...

唉呦各位給點意見唄~♥(´∀` )人

评论(10)
热度(53)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