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中,債和坑依然會還,遙遠的以後..
◇愛全職
◇更愛全職肉
◇啥CP都吃
◇寫文畫圖方面手殘級別
◇禁不起虐_(:3 」∠ )_

呵呵。
(請勿隨意轉載,謝謝。)

【韓文清X你】法醫(完)

目錄

坑連結:警局paro整理


*特別職業的你與你的男神

*花吐症Paro

*寫自己爽的不用太認真。

*私設警局Paro



韓文清X你

花吐症,患者因為單戀所苦,喉中會吐出花朵的奇怪病症、除了吐花造成的喉嚨搔癢之外沒有其他的症狀。傳染途徑為接觸花瓣、碰觸患者體液(如唾液、血液),沒有根本的治療辦法,但若兩情相悅便會吐出白百合花朵而痊癒。

霸圖組長韓文清染上花吐症的事傳得很快,上面指示他必須優先治療,不然別想出任務。

警局上下都為這事炸開了鍋,那可是韓文清吶!一如既往、絕不妥協、超男子漢的韓文清阿!竟然因為暗戀某人而染上花吐症!?


而聽聞此事的興欣組長葉修依舊老神在在的抽著菸:

「老韓患花吐症?是哪家的姑娘錢包不保啦~」


披著醫生袍,你一手報告表一手鑷子,坐在裝有滾輪的高腳椅上,在一群實習生害怕的眼神中迅速的將屍塊中的碎片挑揀出來,檢查完畢後將記錄丟給助理後坐著椅子滑到下一個手術台繼續工作。

已經過了三天,你從在醫院工作的朋友那裏得知,韓文清確定染上花吐症,卻堅持不說是誰,只拋了句「我會解決。」就向上頭請了一個禮拜的假。這三天你一如往常,卻又有些不一樣。


「我去外面透透氣。」

找到做為證據的傷口,你把紀錄工作交給實習生逕自走出實驗室,只要仔細觀察,就可以看到你走起路來沒有以往的俐落,一跛一跛的右腳顯然是受了傷,那天雖因韓文清避開了花瓣與水晶燈,你卻還是因為當時穿著高跟鞋而傷到腳,現在的你無法久站,所以才會有你在椅上滑來滑去的情景。

靠著販賣機,做了老半天的臀部有些痠疼,你喝著有些燙口的咖啡發呆不過十分鐘,又步回實驗室繼續工作。


滑來滑去忙約五分鐘,就有人過來找你,你的餘光看見黑紅相間設計的霸圖制服,抬眼就看到張佳樂。

「霸圖組要的報告下午才能給,我得先給葉組長把這小姐拼回原狀。」

擺弄著被切的大大小小的塊狀物,你眉眼不抬的無視旁邊一臉蒼白的張佳樂說道。

「我去老葉怎麼盡是接到這種任務......。」

「下午再來。」你下逐客令。

「欸欸我來不是要報告的,來找你說事情的。」

「說。」你希望對方速戰速決,這三天心情不怎美麗的你看到一副吞吞吐吐模樣的張佳樂感覺更糟。

「我說妹子,你有男朋友沒?」

「......我對榮耀刑事組競爭賽的四亞樂沒興趣。」把手術台上的手指一一撿起,你瞪向來添亂的張佳樂回答。

「我靠靠靠靠!!妹子你有必要提起這事兒嗎!????」

「滾!」不等張佳樂說完,你抬起套著高跟鞋的腳就把人踹出實驗室並讓人把霸圖組的進度延後。


當你將左半邊的身子拼好接著拼起右半邊時,又有人來找你,是霸圖組的新成員--宋奇英。正經的個性與張新傑有幾分相向的男孩。

你注意到他手上的那一袋花,發覺你的眼神,他點點頭將他遞給你:

「今天早上去看過前輩,花的量增加了,想請問你的意見。」

「我是法醫,不是鑑識科。」

說歸說,你已伸手接過隔離袋,瞇起眼,你注意到上面點點不易察覺的血跡。

「韓組長頭上的傷怎麼樣?」

「給醫生包紮了,但花吐症前輩拒絕接受問診。」

點頭表示理解,你讓宋奇英先回去,把東西交給助手拿去鑑識科後繼續手上未完的拼圖大業,但你的速度悄然提升。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你才將人給拼好,拎著簡單的紀錄坐上電梯來到興欣組的樓層。注意到一股淡淡的香氣縈繞四周,沒做反應卻是按住興欣樓層的下個樓層鍵,來到霸圖組的樓層。

「咳、咳咳......。」

咳嗽聲被壓抑在喉嚨裡的聲響聽來令人不禁覺得喉嚨略疼。你循聲往霸圖樓層最深處的會議室走去,發現林敬言和張新傑就站在不遠處。帶著眼鏡的林敬言與張新傑看起來挺斯文,但他們辦起案來可是非常雷厲風行、迅速果決。


「其他人呢?」

「張佳樂帶領去協助微草掀掉一個毒梟的老巢,我們等一下也會過去。」

一身出任務裝扮的林敬言回答,你的確知道微草今天要攻堅盯了多年的據點,但這都不是你現在所在乎的。空氣中充滿突兀卻不討厭的香氣,你有些焦躁。張新傑只是收好筆記電腦,丟下一句話後就踏步離開。

你踱著高跟鞋推開會議室的門,濃烈的芬芳撲面而來,你差點以為你會溺死在這甜膩花香中。坐在會議桌邊的韓文清聽到聲響放下手中文件,看見你詫異的止住咳嗽。你見到那一地花瓣,沒有遲疑、不疾不徐地往前走。


『組長就交給你了。』

張新傑的話催促你的腳步來到韓文清面前,會議室的空調調的很低,而你的白大褂放在實驗室,忍住寒意,開口:

「三天了,韓前輩為什麼都不去找那個人?難道你要一直拖下去嗎?」

「......我不能拖累她。」


收起驚訝,韓文清偏頭掩嘴輕咳,片片五彩花朵落到已經快被裝滿的垃圾桶。一雙漂亮的靛藍高跟鞋踩在飄出桶而落地的花瓣上,以往銳利眼神微暗。

韓文清作為警員,作為霸圖的組長,三天兩頭被槍彈襲擊是家常便飯,為了破案作息顛三倒四完全沒一天有真正休息過,若哪天他在辦案時失手,那麼那個女孩不就要變成一個人了嗎。韓文清甘願一生為她染上花吐症,也不想辜負一個他所珍惜的她。

「吐花症無法完全根治,除非兩情相悅。」

你短暫沉默,沒來由地說了一句,然後你彎身伸手就要伸進那裝滿花瓣的桶子。


「你做什麼!?」

碰!


大吼與撞擊聲響震密閉的會議室,桶子承受不起衝擊被撞翻,數量可觀的花瓣灑滿一地,鼻尖的芬芳似乎更加甜美。你被撞在地上,桶子在你身邊咕嚕咕魯轉了幾圈,你沒有生氣,自顧自地說:


「終於肯碰我了嗎?」

撲到你身上的男人身體一僵,你伸手撥開他頭上的髮,髮質有些硬,卻讓你愛不釋手。這三天你的四周總是縈繞一股花香,你到幾分鐘前才察覺那是男人這三天來都一直守在你身邊。

「你瘋了嗎?!想被感染?」


抓住撥弄自己頭髮的手腕,有些冰冷,韓文清下意識皺起眉頭。

「放心,我不會被感染的。」

你說著說著收回被捉住的手,手臂一抬摟住他壯實的肩,抬頭就在那驚訝並帶有花香的嘴巴送上你的唇。

那是一個很淺很淡的吻,卻充滿真心與道不出的溫柔。

「吐花症無法完全根治,除非兩情相悅。」


手拿一瓣雪白的花瓣,韓文清認出那是百合花,臉帶驚訝卻又有些苦澀:

「我可能會拖累你。」

「或許吧,但我不相信你會眼睜睜的看著我跟別人在一起。」

那因長期鍛鍊的手帶著粗糙的繭,平時制伏歹徒的手掌梳開你頭上的花瓣,輕柔而又帶著眷戀。

躺在色彩斑斕的花中,你勾起微笑說出了讓韓文清不知等待多久的一句話:

「我愛你,韓文清。」

「我也愛你。」




+++

廢物如我總算是把老韓篇結束了。

睡醒在看前篇...

唉呦我那時候一定是太困了((掩面

下次帶誰玩~(ノ>ω<)ノ

评论(14)
热度(63)

© 小肝肝是可愛的alpha | Powered by LOFTER